整理父母的老物

最近爹爹妈妈在忙兑店的事情,整天都在各个库房里收拾老物、点货。刚才我翻了翻爹爹妈妈的杂物,感觉挺有趣的。

比如,我找到了妈妈的高中毕业证,也算见识了一把妈妈在18岁时的样子——不错,比起现在这一副死相,真是好看多的。

后来在把爹爹的劳动保险证上也看了看爹爹20几岁的样子——长得真是帅气,比我好看多了,要脸型有脸型,要头型有头型,比起现在这个正在外面沙发睡觉的老头子——我刚才喊了他几声会卧室睡觉,他也不去,索性不管他了。真是感慨每个人都有青春,真是感慨光阴荏苒,二十年过去了。一切都在变,不变的却是我们还活着,日子还是要一天天过下去的。

从那一堆堆杂物里还翻出了一个“光荣证”,是我的独生子女光荣证 :mrgreen:k我看着那玩意,傻笑了老半天。

爹爹查完彩票时,问我在干啥,正巧电视正在播郭达和蔡明演的那个《浪漫的事》,琢磨了一下,真挺浪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