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大欢喜

爹爹妈妈的店兑出去了,忽然闲起来感觉无所适从。

爹今天终于能从那一大衣柜的衣服里挑几件,打扮好出去会朋友。妈妈终于有时间去逛街,买了一件衣服(给我们显摆的时候还穿反了),忽然发现已经45岁的妈妈打扮起来还是很漂亮的。

爹妈解放,这情景就好像当初我从那个遭瘟的学校滚出来时的情景一样:“终于解放了!”连邻家店铺都过来祝贺,佩服爹妈的魄力,就像当初我的同学佩服我的魄力。

至于以后去干什么——才不去想那种狗屁事情 🙄

我回家备考,爹妈也闲着了。听说二姨也不种地了,兑了一个超市每天能证百八十块钱。听说三姨跟我的一个姐合办了一家化妆品店,她说这是梦寐以求的生活,我说这是体面的生活。大姨还在满世界跑,几天前给妈妈来电话问我备考的事情,倘若我考不到甘肃,考到云南还可以投宿大姨家。

今年真是变数最大的那一年,总体感觉皆大欢喜,我是不是写一篇文庆祝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