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学生时代

我归置了一下中学时代的书,发现自己初中三年大概买了一百多本教辅书,并且80%是新书,10%做过几页,这个数字让我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

而我在高中几乎没买过什么教辅书,除了必修一、二的不懂事的时期,后来都是学校订的各种卷子、报纸。

现在把初中的书堆和高中的书堆放在一起,发现嘛:彼此彼此。还有一种感慨,自己也有被严重洗脑的经历……

追忆起来,任何疯狂的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任何疯狂的年代更是如此。其实我在初二的时候开始考虑学与不学的问题,当时我因为玩物丧志,从班里top跌倒第八名,之后颇受同学的漠视和冷眼,譬如抄作业都没人来我这里抄了,给我的感触特别多。我忽然间发现,当我不再是什么尖子生的时候,我就变得一文不值了,然而学生时代就这么几年,倘若哪一天我的人生不再有考试,我还用什么来夺得别人的重视,用证明自己的价值呢?

高考这个链条,越来越值得为之悲鸣。人生不过三段,少年、成年和老年,现在少年变成一些成年人实现自己价值的牺牲品,然而成人之间的利益纠葛、纠缠不清,却把一切彷徨、无奈、颓废甚至于这个社会的不公平扔给一些在重负之下被压得老老实实的孩子们,这些孩子懂什么?少年时代需要培养人的基本素质,然而我们只是在培养听话的素质。

在青春期,少男少女们得不到关爱、得不到理解、甚至是一些起码的教人好好做人的引导,各种个人和团体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就是“压”,用一些规章制度和课业负担压抑这个时期下的孩子们,推卸责任嘛,真他妈的多快好省。

(后面删去N段文字,我不喜欢写议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