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总-《迷途酸谷》前三部分剧情梗概

昨日除了一口气赶完第二十二章,还整理了一下我的博客上关于《迷途酸谷》各部分的摘要。这些“剧情梗概”看起来挺不错的,于是把它们汇集在一起发布一下。

另外,我在百度贴吧里还有一个“坑贴”,写完下一章,就可以暂时去填补一下这个坑了,虽然这个坑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填完。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 第一部分:序言

(第一章~第三章)

剧情梗概:

主人公——桑德与老渔夫、两个孩子、失忆的女人——柯丽一同生活在海中孤岛——乐园小岛中。

桑德自述自己曾经在酸谷有一段难以释怀的过去,因为心中充满的愧疚,难以原谅自己犯下的过失,因此躲进了这个孤岛,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此时大世界一片混乱,超级计算机——诺亚与人类正在进行一场争夺地球统治权的大战。桑德幻想着自己的荒岛可以躲开这场战争,然而幻想终究化为泡影。

某一日,岛上漂来两个孩子和一条狗。桑德把他们救活之后,得知其中一个孩子是曾经拯救过世界的赏金猎人、自己的故交——雷班纳的儿子,他们正在寻找诺亚留下的最后一个诺亚种子——一种备份着诺亚主程序的玩意,这个玩意着关乎人类的存亡。

两个孩子认出岛上的柯丽就是自己曾经的同伴——英格丽特,并且在她的手中得到了诺亚种子。然而英格丽特已经失忆,二人不想惊扰她的新生活,于是将英格丽特留在岛上,默默地继续着拯救世界的任务。

临行前,两个孩子在岛上找到了桑德当年丢弃在岛上的两样东西——火箭项链与金丝绳,火箭项链是桑德的姐姐——玛丽亚的唯一遗物,金丝绳是曾经暗恋桑德的——伊丽特送出的礼物。这两样东西使那些陈年旧事涌上了桑德的心头。

往昔已经难以追回,只剩下了漫长而又深重的空叹。在那个阴雨霏霏的傍晚,桑德陷入了漫长的回忆之中。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 第二部分:记忆的始端

(第四章~第十一章)

剧情梗概:

镜头转回许多年以前,在一个相对封闭的被称作“酸谷”的世界中,正上演着勇士(人类)与掠夺者(生化人)的对抗大战。

桑德那年十五岁,生活在西酸谷中部的阿梓莎镇,被一个叫做——海曼的老人抚养长大,过着与外界隔绝的生活。年少的桑德非常渴望摆脱这种生活,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并且他还听说自己是被人寄养在这个镇子的,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掠夺者的队伍打到了阿梓莎,桑德经常要目睹了那些无辜的人的惨死,自己也引出了手臂旧伤,险些丧命。年少的桑德非常渴望改变这一切,他希望成为勇士对抗掠夺者。

就在此时,桑德遇到了一个叫做——玛丽亚的女人,勇士俱乐部的头目之一。这个年轻的女人自称在多年以前救过桑德的性命,后来把桑德寄养在了阿梓莎。玛丽亚告诉桑德勇士俱乐部总部已经被掠夺者攻陷,勇士们早已各奔东西,她看中了桑德无所畏惧的品性,要把他带出去做赏金猎人——一个靠猎杀变异生物获得酬金的特殊职业。

桑德和玛丽亚离开了阿梓莎,首先来到了远方的马多镇。桑德并不知道玛丽亚为什么带他来这个地方,在马多镇的酒馆,桑德看到了勇士俱乐部的另一个头目、曾经去阿梓莎看望过自己的勇士——绯。两人在一起说了许多奇怪的话,似乎还提到了一个叫做大世界的地方。酒馆里还有另外两人——绯的手下阿帕奇和赏金猎人加西亚。一切看起来都很平静,桑德却有一种大战在即的感觉。

果然,掠夺者前来侵略马多镇,四个人试图抵抗掠夺者的进攻。最后,四人都死在了掠夺者人间狩猎队的生化人队长——泰德布罗拉的手中。然而桑德并没有死,他因为玛丽亚临死之前的庇护,在这场大战之后苟且地活了下来,却受了很重的伤。

之后桑德一直在马多镇战车修理店的尼鲁大爷家养伤,期间受到了尼鲁家的不少恩惠,尼鲁的孙女——伊丽特一直在照顾受伤的桑德,尼鲁本人更是为了修理加西亚的战车,跑到了远方的厄尔尼诺镇购买零件,只为了将这辆战车修好并送给桑德。

桑德在玛丽亚生前寄给尼鲁大爷的一封信得知:自己与这位老人很些渊源。后来与尼鲁大爷长谈之后才逐渐了解到自己的一些身世:桑德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曾经在远方的十字山谷地区、也是勇士俱乐部总部所在地四处流浪,当年掠夺者突袭勇士俱乐部,尼鲁大爷逃难的时候捡到了桑德,后来桑德走失,被玛丽亚在前线救下,又被一位神秘的过路老人救活,之后玛丽亚把桑德从尼鲁大爷要到了自己手中,把他当作弟弟抚养。

桑德在马多镇生活了数月,终于养好了伤。此时桑德决议离开马多镇,告别尼鲁一家人,开始自己的人生,去做一名亡命徒们钟爱的职业——赏金猎人。

《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 第三部分:初为赏金猎人

(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剧情梗概:

桑德离开了马多镇,在初冬的马多大沙漠里,独自体味着赏金猎人惊险的生活。

大概一周以后,桑德来到了沙漠中的霞大姐旅馆,结识了直爽的霞大姐,并且还目睹了在马多大沙漠流浪的赏金猎人——沙漠之虎的凶悍样子。

就在桑德在霞大姐旅馆暂居的时候,霞大姐忽然引来了赏金首——沙鲛,并且强迫桑德帮助自己消灭沙鲛。沙鲛最后被霞大姐埋在旅馆中的炸弹炸死,霞大姐的旅馆也就此消失。霞大姐被桑德救下,却在次日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只留下字条说:会把赏金送给桑德。

桑德来到了距离旅馆比较近的镇子——厄尔尼诺,途中巧遇前来酸谷寻找“诺亚种子”的雷班纳和明奇博士。雷班纳点醒主角需要一个死心塌地的同伴,并且告诉桑德厄尔尼诺有一个技工被掠夺者关在监狱里。

桑德来到厄尔尼诺,却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色废墟,仅存的中心小镇也被掠夺者封锁。桑德不得不去往镇外的猎人车店,却遇到了再次等候已久的沙漠之虎。几句对峙之后,沙漠之虎就揭穿了桑德的身份,并且道出自己曾经是玛丽亚属下——代号为‘013猎人’的秘密,桑德与沙漠之虎就此相识。

沙漠之虎要桑德协助自己,救出囚禁在猎人车店二楼的老板和一个厄尔尼诺地下党成员。救人成功后,地下党成员——卡奇娅竭力说服沙漠之虎加入厄尔尼诺地下党,却被沙漠之虎冷言拒绝。沙漠之虎回了沙漠,将桑德托付给卡奇娅,因为桑德想进入厄尔尼诺。

第二日卡奇娅把桑德交给了自己的男友——蓝尧。蓝尧凭借杂货店老板的身份可以自由进出城,他把桑德带进了厄尔尼诺。在厄尔尼诺的杂货店,桑德目睹了那个被困的技工——埃吉鲁和他的姐姐——蔓罗蒂的悲惨境遇,想去施以援手,却遭到蓝尧的阻拦。蓝尧和桑德发生冲突,最后不打不相识,蓝尧认出了桑德手中阿帕奇的佩枪,借此得知了桑德的身份。

蓝尧知道桑德想救出埃吉鲁并让他成为自己的同伴,于是不再阻拦桑德。桑德前去看望已经被冻昏的埃吉鲁和蔓罗蒂,蔓罗蒂为了保全弟弟,把所有的保暖衣物都给了埃吉鲁。桑德看到昏死的蔓罗蒂,把她背回杂货店,桑德本以为蔓罗蒂只是身体过于虚弱,却不知她病入膏肓,蔓罗蒂临终前嘱托桑德一定要救出埃吉鲁,之后就死去了。

之后蓝尧、卡奇娅和地下党的首领——金牙女士依次回到杂货店,看到杂货店多了一个死人,都在责备桑德惹出了乱事。次日蓝尧指引桑德去对面大陆的下水管理局寻找一个叫做银牙的人,让他帮忙救出埃吉鲁,金牙还为此给桑德的bs控制器传输了地图。

当日傍晚,桑德来到必经之路——海湾大桥,在桥前的旅店遇到被沙漠之虎救出那个猎人车店的老板,被告知大桥已被封锁。桑德本打算暂住一晚,再做打算,没想到在旅馆内遇到已经做了游商的儿时挚友——向冲。可是世事难料,向冲打算把桑德出卖给掠夺者,赚取情报费。向冲让商队的女仆——卓娅拖住桑德,计谋却被桑德无意间识破。桑德连夜逃走,而卓娅早已受够了商人的奸诈生活,缠住桑德并且让桑德带其一同逃走。

卓娅知道一条通往对岸的地下秘密通道。在地下通道中,桑德得知了卓娅幼年全家死在这条通道里的悲惨出身。之后他们来到了下水管理局,找到了银牙。然而桑德却发现自己只是充当了厄尔尼诺地下党的送信员。

桑德不得不返回厄尔尼诺再做打算,没想到银牙暗杀了厄尔尼诺的掠夺者头目,此时的厄尔尼诺城已经大乱,桑德趁乱救出了被困已久的埃吉鲁。

三人离开厄尔尼诺共同去了码头镇,然而桑德却对埃吉鲁隐瞒了蔓罗蒂已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