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读那个隐退的猎人,颇有被跟风的感觉

我宁可自我感觉良好一回=。=

现在我眼中 人称与力量的关系并不大,因为 失落的文明 的存在(当然我最近这段儿一直犯懒…)我是从不在乎究竟用什么人称,因为我已经知道不论我用什么人称都把一个作品写得像作品(这是入门级别?)。

对酸谷那书至少需要两点:第一个是写作功底,这一点我有;第二点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真情实感——感悟、接触,这一点我承认我曾经有过一些幼稚的,到后来越来越少,之后索性就没有了,现在依旧没有。

所以说,这玩意不好写啊,写着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