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学公关课程

其实不应该叫公关课程,因为我还没接触大学课程。

仅仅是在一些“学哥”们的身上看到一些痕迹,有些人的表现实在太过分,以至于毫无主见似的,并且还以此为荣。

其实我先前对于大学教育的评价就很低,我不知道大学生受什么教育,我只是感慨于在我的领域闹事儿的SB们大部分都是大学生,那我又怎敢轻信“教育”二字。

只是联想起自己曾经与这个社会(尤其是ZF部门)打过的N多不爽的交道,那时想,社会为啥会变成这样呢?现在看来,因为(文科)大学的教育如此。毕竟(中国)社会是由人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