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好吧

本来是想上线吐槽刚才见到的几个纱布大学哥,不过在群里跟他们磨叽了一通,似乎没什么气了 – –

记得出来之前去饭馆看了看,后厨闫大哥还跟我说:朋友是啥?等你郁闷的时候有人能听你说说话就够了。

话说 群里的人最近冒泡的也少了许多,该开学的开学,该闯的都开始闯了,最大的话痨——我,也不是整天都有时间泡qq了。最想念的还是水蚤叔叔,音信全无似的,蚤叔啊阿拉想乃呀~不知乃听见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