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の琐碎化

曾经的我把写作看作高尚的事情,以为能文字表现出人性、人类等等宏大的主题,也许是跟我受到的教育有关。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对写作的看法一直改变着,我也说不清楚这种改变是什么,也许只能从我的文字风格里体现了。

到现在,非文学的写作点几乎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每日总要填点什么、写点什么,才觉得活着有意思。而对于作品,总是越来越懒于想,比如吟游之舞,自己虽然想把它填成什么“反映一代人”、“献给家乡”的光芒灿烂的作品集,可是实际操作时却很慵懒,也没什么思路,即是没思路,也就证明我在做一件我不喜欢的事情,那么更类似于应付。

迷途酸谷的改变也许是最大的,如今我似乎已经编不出长篇小说了——大概是厌倦了。

我还是喜欢我无心写出来的东西,倘若这个社会不能容纳我,那就让我继续静静地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