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那些年的考试

我绝不是生来就讨厌考试,事实上那些年我曾经无比痴迷于考试,大概是因为那时候我的三观告诫我——只有考试才能体现出我的价值。直到许多年以后,忽然发现如果哪一天没有考试了,我的价值又在哪儿呢?

对于人生价值的迷惘感,应该就是从那个时候泛起的吧,那还是在初三的时候,似乎就是因为太早思考这种问题,才会搞得家里面鸡犬不宁吧(笑~)

现在回想起来,比起备考,我倒是喜欢经受这种磨练。比起那些为你承诺的人,我倒是觉得对于生活的从容与满足、经营与享受,远比能赚大钱来得更有趣——况且,很多时候也赚不到钱,钱都被那些“承诺家们”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