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观察

早晨在楼梯看台上的窗台偶然看到有叶子黄了,心里浪漫地飘过一丝惬意,然后又上了一层,才发现刚才自己站在一楼,其实只是几棵矮树黄了,墨绿色的大众还在夏日余下的温存中徜徉着,当然,这么冷的早晨还绿着,难受不难受——这种事还真难讲。

论黄树,有些树还没黄,叶子就落得不剩几片了。比如我们学校林荫道的那一排杨树(杂交杨?),现在是满世界“枯绿色”的叶子铺了一地。

总之,人造景观,观察来观察去总是令人失望,主要还是因为人。比起大树林里老夫老妻组团儿去捡蘑菇,看着那一堆堆在枯树下男男女女,怎么这么 disgusting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