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关于大方open停版的闲言碎语

大方open 第二版,我是捡自己心静的时候读一读,而我大部分时间都静不下心来,所以直到刚才才看了一篇短篇。

大方open no.2

其实个人觉得,大方叫停完全是一件能够理解(明白)的事。我刚才读的那篇是非洲小说家钦努阿·阿契贝的《战地女郎》(当然,此文没有在线阅读版)。对于我们这种正在建设**主义市场经济的国家来说,战争的字眼太不和谐,而更不和谐的字眼类似于“这次不带套干吧”,当我读到这种呼唤时,我自己都在笑着——既然这种文章能够发出来,书能够出版,这证明某些人还是要干和被干的,只不过不管多少人夜夜上床,这书还是被叫停了,难道是怕下一版就有关于他们的动作描写?

对于非洲的战事,我也只是在三毛的书里有一点了解,而现在我只能说(我知道的太多了)我知道的会越来越多。我们大可不必大发慈悲地去关心非洲人民的生死存亡,甚至于他们怎样ooxx(没办法,写作*爱好者这种词都会被和谐)政府以及支持者们有众多的理由要求和谐社会,驱赶各种不和谐的草泥马。

安妮宝贝当初在大方被停时,第一反应是“什么也不想说,只想静一静。”马博士表示一无所知+惊愕,勇敢地说明,大方open是不可能缺钱的。而整个大方组都用沉默来回应这件事。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我们应该养成某种常识:那么一旦什么事情“沉默了”,其中的原因是不言而明的。

慕容雪村的某不和谐言论

对于安妮这个人,甚至是某些同时代或者行为相似的作家,甚至是各行各业的自媒体,更多了一份敬佩。至少能让人明白,并不是所有的作家都是傻子,只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肯像韩寒和慕容雪村那样做出头鸟了,当然出头鸟也不止这两个。学者钱理群说过这样的三条底线:

——一力图说真话;二不能说真话则应保持沉默;三无权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说假话时则不应伤害他人。

多数人能保持第二种,已经很不错了,因为鲁迅先生不是说过那样一句话么: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