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年?】迷途酸谷的双线计划

榕树下打草稿的日子依旧平静,就像往日那样,没事看看乱七八糟的细节,要么删一删久久期盼的——却是广告的留言,倘若我不发新章节,这本书就会被埋在后面,每日每日也就只有我这一个访问者。

迷途酸谷写了多少年了?自己也不太清楚了。初二就开始构思这篇小说,初三的时候一边在火车道边跑,一边幻想着桑德那个没有做完的梦,中考完毕时正式接触网络,到现在多少年了,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去数清楚。

(倘若真的要数,小时候我还想过在我们版的板报上连载mm1的同人小说呢,那时候自己就想为重装机兵写同人小说。)

这篇小说以第一人称主述,主角的原型就是我自己。鄙人年龄上处于从童年过度到青年的过度阶段,而我因为某些个人原因,实在是不敢恭维苟同童年二字,所以可以说是处于找不到自己定位的阶段,而我自己的心境一直在变,这篇小说也就改了又改、改了再改,外加上自己读的书越来越多,对写作的掌控越来越熟悉,所以现在已经到了不大改就写不下去的地步。

对于那些从来不称自己是死忠的人,你很难想象重装机兵在他的心里究竟占有一个怎样的地位。

从童年时与fc相伴,忍受着类似“家庭暴力”的东西,再到后来对应试教育的“被欺骗感”,还有某些类似于留守儿童的心理,重装机兵算是我个人面对自己失败生活的逃难所。

排解这些不良情绪的年头,虽然离现在并不远,不过回头看一看,真是感慨:howl~the past can not be forgotten!而迷途酸谷的创作,算是正处于这一段的高潮。

这部书最初是一部承担“恨”的书,初期的那几位读者,完全可以从我当初对玛丽亚近乎完美的形象塑造上看出我心中的恨究竟有多么大。其实那几年就是活在“我在恨谁”“我为什么要恨”和“我真的恨吗”“值不值得恨”这几个问题之间,直到所有的事情都成了随风而逝的记忆,我也明白没必要再继续编一个自己骗自己、自己安慰自己的故事了,所以迷途酸谷也就越来越写不下去了。

至于前一阵子的修改,最大的变动就是把玛丽亚改成一个对“我”来说关系并不大的人,删掉那些矫情的心理活动。其实到现在,除去“生死”、“欺骗”这些小主题,最大的主题“仇恨”已经因为小说创作者“恨”的消逝而消失了,所以这本书已经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下去了。思来想去,唯一还能有点看头的就是我跟迷途酸谷这本书的关系。

正巧我希望的能够自不量力地留下一部像《人间喜剧》或者《卢贡·马卡尔家族》那样的具有庞大联系的作品,我把我的作品集称作《锈钝之眼》,原型便是mm2哲学之池里的那个冷峻的眼睛。

迷途酸谷因为改成了双线叙述,已经可以编入这部集子内。大致的内容就像书籍简介写的那样:一部分是 迷途酸谷;另一部分叫做 消失不了的记忆( ハウル~消しえぬ過去に)以《随风而逝的记忆》的主人公李粒粒为主角,第三人称的方式,情节大概会按照我自己的年龄开始吧,除了补全《随风而逝的记忆》中的复仇,还有就是接《梦幻游记》的内容,比如田小雨自杀。不过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以小说的方式记叙写迷途酸谷的过程中发生的事情。

在行进中,希望穿插进来的现实生活,能够对小说进行一种补充,这样也许会使得小说看起来比较随意,好像做梦一般,事实上,酸谷的故事对于我而言的确就是一个梦境,我难以用自己的经历把它变成一部现实主义风格的战地题材书籍,去反映人性、生命、博爱那样崇高的主题,所以索性把它变成梦,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现在手稿也只写到码头镇,所以距离成书还有很远的距离。而消失不了的记忆只能随着年龄一点一点地写,我不会未卜先知,不知道这两条线将来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不过结尾是明确的,那就是最终一个人与一个人的创作会融合到一起,并不是《神话》那样的前世今生,而是小说中的“我”与现实中的我越来越近,最后变成同一个意识。

若是谈意义嘛,我也说不太清楚。迷途酸谷最初就构思了“净化欲望”的内容,穿插进来的内容也许会向这个主题靠拢。

因为个人很少看快餐小说,不知道这种一真一幻、双线式的小说应该被称为什么,是穿越么?还是网游?也许那边的圈子已经进化出了更新的词。不过还是不希望被对号入座。

2010-03-17到2012-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