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酸谷》中思想的大纲

我很少写类似于纲的东西,因为这东西想起来太累,懒于写。现在想是不写不行了。

文字只是一种框架,这几日我迷失在各种天马行空的文字中,我羡慕那些奇妙的文笔,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他们那样的个性,而是只拥一点点平淡无奇的纯文学似文笔。现在我想起了 文字只不过是一个框架 这句话,最重要的是思想,那还是多少年以前,我就是坚持这样的观点为酸谷写下了第一笔,是饱含神经质的文字,当然神经质并不好。不过我当初坚持的观点一定是正确的,只不过在这几年的实践里被我淡忘了。

下面写正文,也就是关于书的。迷途酸谷 当初并不叫这个名字,它叫 追寻,后来又改成了 酸谷,最后我因为觉得小说中的“我”势必会在一个纷乱的世界前迷茫,因此加上了迷途二字。

书中最重要的人物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一个是 拜亚斯·禅(后简称禅)。故事发生在一个叫做酸谷的小世界中。

“我”是一个孤儿,父母死于战火,很小的时候被一个传奇女战士在战场上捡到,寄养在乡村。长大后渴望去外面的世界冒险,正好遇到前来讨回自己的传奇女战士,于是“我”跟随了女战士。后来女战士为了救我而丧生。

“我”的内心世界从曾经的无知、渴盼,发生了第一次转变,变成了沉重和震撼,只因为死亡二字。

之后,“我”懂得了面对现实,怀着一颗善良、好奇、勇敢甚至鲁莽的心踏进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

一方面,一路上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听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以及“我”自身的所见所闻,“我”始终在疑惑一个问题,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在小说前期的迷惘感大部分来源于此。

另一方面,“我”虽被称作传奇女战士的弟弟,可是“我”自己并不承认这一点,“我”只是被寄养的,与传奇女战士只有救命之恩这一个瓜葛而已。于是小说中时常出现“我”对传奇女战士矛盾的感情,有时热烈如火,有时冷淡如冰,有时“我”不愿带上一个从没有抚养过自己的人的光环,有时候又忘不了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以及与生前的她仅有的几次对话所产生的启示。主角的情感多变,大概源自于此。

小说中期,已经小有名气的赏金猎人“我”揭开了关于赏金猎人的秘密,赏金猎人只是被利用使人类自相残杀的工具,“我”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同时难以接受人性的自私与诡诈,决定放弃自己所作的一切,退隐故乡。“我”的内心开始向悲观、颓废、厌世方向转变。

直到“我”认识了流浪的意识-拜亚斯·禅,由于“禅”作为一个寄居在“我”身体中的意识,它开始引导“我”探寻自己的内心,走出悲观。同时“我”、禅以及一些人继续在世界中冒险。

最终当“我”消灭了冒险小说中所谓的幕后黑手之后,“我”决定独自逃离酸谷这个地方,忘记一切过去,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小说开头处的引子,就是“我”几年以后的事情。

“禅”作为另一个主人公,与小说中所谓幕后黑手最初同属一体,因为他身患绝症,又幻想永生,于是接受了某种科技的治疗,最终造成了自己的大部分意识中被分离出身体,仅存的幻想永生的欲望变为邪恶,邪恶的意识渴求统治酸谷,于是组建了军队,并且搞各种各样的生化科学实验。

善良的意识“禅”只能四处飘荡,由于没有寄主,渐渐地失去了记忆,总是在问自己 我是谁,从哪里来。“禅”最初与“我”在小说第一章就相遇,并且以后多次相遇,不过小说中并没有进行过描写,只是借“我”的嘴带了几句 时常感觉自己身边有一个灵魂。

小说中期,“禅”被“我”的嘲讽唤醒,恢复了记忆,于是默默跟随“我”冒险。

后期的“禅”更像是他的名字,保持着一种无欲、清高的禅心来熏陶“我”,希望我能够走出阴影,不要被凡事所扰。不过只因为“禅”是一个意识,他没有实体,他认为他所拥有的一切思想都只是虚无缥缈的,他希望自己能找到那一半邪恶的意识,与他相逢,之后达到一种“涅磐”的境界。最终它达到了自己的梦想。

这便是迷途酸谷中的两大主人公,也许当我说完这些,尤其是对我仅有的几位读者,你们一定不会想象到这本书最终会被写成这样。至于重装机兵这四个字,只因为我借助了mm2和ms2的框架,实在觉得理应属上重装机兵的名字,并且我并不愿意承认这是一本单纯的同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