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cent qq 日志和微博 停更

我一直觉得,博客这东西更像是自说自话,然后留给自己看。然而我在百度空间写博的同时,还在通过这个菊子曰软件同步,目的无非是希望有人能来读。那么我明明不想让别人看,却又盼着别人看,这种行为称得上自相矛盾、自欺欺人了。

事实上,我在收集访问数据和统计数据方面还算有点意识,每天有多少人去qzone,他们都看了什么,我很留意这些事情。通俗点说,既然没人看,那我也不用再同步这些日志丢人现眼了。

那么,fawave也停吧,我实在不明白弄这么多的微博究竟有什么意思。事实上,从我写了将近一年的同步微博来看,微博这种东西仍然是可怜人说说可怜的话,自己寻一些可怜的心理安慰罢了,至于实质是什么,不必说破,自是扪心自问每当自己想写动态时的那种心情便可知晓。

地址不再留。我在博客中国的wordpress站点至今也只有五百多访问量,百度空间虽然很多,一万五千多了,终究是个泡沫数字。新浪微博用了一年,写了七八百条,也只有40个粉丝,可怜的是这40也是个泡沫,删掉那些广告粉丝,真正的fans也就是那两三个网上的朋友。

我不想让我的网络生活继续浸在泡沫中。当初这么做也只是装势而已,我太渴求别人关注猎人雷灵这四个字,我还想用fawave和菊子曰同步网易、搜狐、豆瓣等等那些站点,可是这些念头被我那点清高的思想一次次打消掉了。我实在不是那种能拿着自己的自尊换rmb的人,虽然有时候也是一条疯狗,或是一个和事佬,不过清高的确是最本质的,这也是我能在重装机兵圈子里跟一些被某些人认为是格格不入的人搭上话的缘故,和稀泥只是夹在缝中被迫学会的一种本事。

很多时候,压力是来自外在的,我会在外在的压力之下越活越像一个普通人,然后又在反省中回归自己的那副死相。就像我实在不明白畅销书对我有什么意义,大学和工作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克蓝娜德游戏制作组对我有什么意义一样,我实在想不明白追名逐利究竟对自己有什么意义。而我活着的唯一的意义,也只有独自在夜里听 忘れえぬ人 的时候才能想起,想起来也是徒然的,因为我无力改变过去。这十几年间我始终保持着独行者的姿态,其实我最怕孤独,我观察了十几年,找了十几年的朋友,希望能有一个人容纳我内心中的落寞,事实上,我没找到。人生与人生的交集太少,我也不应该这样自私,倘若我实在无能为力,至少还可以守住内心中的寂寞。

如此,记短文一篇,纪念菊子曰和fawave陪我度过的一年,qq停更,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