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烦

我不知道我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五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想不通,于是问别人。后来的几年我一直拿这个问题问我的爷爷,直到我问死了他老人家,我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我又去问我的父母,父母更倾向于让我问自己,于是我不再打搅他们,亦不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出人意料地抛弃了自己所谓的未来,只带着一支笔,去过一种自由逍遥的生活了,好像游吟诗人,而我的嘴里吟的诗并不是北岛的《回答》,而是类似于慧能大师的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想得到超脱。

——随风而逝的记忆

 

这几日写《随风而逝的记忆》,有一种赶本子的感觉,有时写得我头疼。写这种书还不同于写情节性的小说,那种东西写起来费脑子,而这种东西写起来更费感情,写完一篇,如同又经历一遍曾经的一切,逃出回忆之生天,真是叫人有些心力憔悴。

不过北风的设计真漂亮,心想还是在这几天之内写完算了,反正就差最后几篇了。被我留下的这最后几篇,篇篇都是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

 

《随风而逝的记忆》已经回到了它的创作初衷,这仅仅是一本记录我自己回忆的书而已。我曾经也想赋予它一些深刻的东西,比如我想写一写人心的浮躁,比如家乡的守旧,不过那些想法后来被我打消了。我只是在写一本我自己的书而已。

所以就像《迷途酸谷》将会有一本姊妹书存在一样,《随风而逝的记忆》也会有姊妹篇,在姊妹篇里我就要着重写一写那些我认为是深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