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会晤”了一位重装迷“老乡”

其实不能说是会晤,因为只是在贴吧里发了几封私信。并且也不能说是乡,因为我只是暂居在他的城市(虽说距离那里也很近)。

在重装机兵的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也没能因此拓展一下现实的交际圈,当然,我自己也不喜欢搞那些事情。要会晤之前查查人家的底细,我知道他是大叔,也自然知道跟已经参加工作的大叔说话没什么意思,也许是因为身为重装迷的热情吧,毕竟喜欢mm的人不多,能混出些名气的又是不容易,而且我们离的又很近(好像几公里不到)……然而也只是相互问了声好,就完了。一直羡慕蓝尧和械叔那段基情燃烧的岁月,估计我是很难有了,天时过去了,地利和人和都在向大叔方向发展。

我不敢在博客里写出他是哪里人,他是谁,碍于曾经在贴吧里的那些经历。我曾经在贴吧里是个施暴者,后来又变成受暴者,谩骂、骚扰、人肉、诋毁,网络暴力这种事情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虽然完全可以用弱肉强食之类的道理解释,并且是心安理得地解释,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头。后来想通了,其实就是两个字:闲的!

为此一直不敢泄露自己正在什么学校读书,连照片都不敢传。似乎有点草木皆兵了。算了吧,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