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提问者

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其实我也没仔细想过,只是觉得心中有这样一个概念就起了。不过榕树下还没有受理我的改名申请,那么我的小说依然以重装机兵之迷途酸谷作为标题。

写小说嘛,自然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我就是这样,不享受的事情咱不干)假期的三天一直在跟饭团、凌还有蟹叔玩minecraft,虽然真的是一直泡在游戏上,什么也没干,不过很开心的,很久没碰到这样好玩的游戏了。其实我明白这完全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活状态,有了假期一直宅在电脑前,我本来打算去旅行的……不过,在这种时令下你想要自由,真的很难,于是乎宅一宅聊以自慰了。

我还要每天上十三个小时的课,晚上回家熬夜写稿,这种生活很无奈,不过也无所谓。我发现现在我信奉的并不是什么“读书(做题)无用论”而是“读书无谓论”,人与人是不能等量齐观的,我一直信奉这一点,很少有人能理解什么叫无由为生、无为而为,所以在外人面前我更喜欢保持沉默,对于熟人,平常在qq里撸一撸神马的挺好的,我发现我在俗世里活得很怡然自得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