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

我原以为人如果能成为大作家那类的人物,就可以避开一些凡事的烦恼。现实是作家往往要比常人承受更多痛苦,而且你的烦恼永远不会被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