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向诗集》

第一次结识宇向还是她的《低调》,那种寂生寂灭的禅意也许直到今天我才能体味明白。几日前,无心在亚马逊上搜了搜她的名字,忽然发现了一本她的诗集,是近期出的,果断买下了。

 

宇向诗选

 

传闻这位山东女诗人先前只是个普通的职员,从2000年开始写诗,却一发不可收拾,《低调》、《理所当然》那些灵作都是在那个时期诞生的。我倒不想让这个诗人一辈子都能产出这些灵秀的诗,习作即不是量产,更何况诗歌?对于我而言,两首诗足已让我记住这位诗人。不过这本诗集还是收录了从2000年到2010年间宇向创作的72首诗,饕餮盛宴啊。

摘录一下扉页的文字吧:

“关于诗歌,此刻,我有些无语,我怕我说出什么,又是给诗附加的镣铐。我更愿意朝向它的方向,让诗来带路,因为它和那个无形的引者是一路的。我们饥渴的方向也朝向我们,这是双向的需求,一个写字的人被选中,名为诗人。

当我们在写作中勇敢地表达内心的真,坦诚邪恶与良善,就是在不断地做我确立、自我否决与自我审判,以免道路的失衡,而什么是我们内心最饥渴的部分?显然不是放纵内心。”

一位写作者的成熟对于作品而言未必是件好事,对于读者而言也未必是好事。然而每一个个体的成熟对于他自身,难道不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