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的声音

 

后来,我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

那时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头去,又不是去找爱情

……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

许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坐在一个海边房子里

总是听见晚上的风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滑过我的窗口……

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

……

常常,我跟自己说,更远方是什么东西……

然后我听见我自己回答,说远方是你这一生……现在……

最渴望的东西就是自由,很远很远的那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

在那个时候我发觉,我一点一点蜕去了束缚我生命的一切不需要的东西。

在那个时候,海角天涯,只要我心里想到我就可以去。

我的自由终于在这个时候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