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中的生活

网中的生活

雷灵

 

小时候特别害怕蜘蛛,因为蜘蛛长得太吓人,毛绒绒的,还有八条腿,我总是怕它蜇我。当时家里的胡同里有五六个蜘蛛网,我每次从那里经过都担心蜘蛛从网上掉下来。然而我从没做过噩梦,从没担心蜘蛛会无端地出现在我的身边,因为我知道它们只在蛛网里活动。

一直生活在网里不会感到无聊么?对于那种每天都有吃食的生活,蜘蛛一直很满足,偶尔会换一换蛛网的位置,但是终究离不开那张大网。

现在看来,其实我也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网中。我们对生活撒出一张又一张大网,本想捞到很多东西,却不知自己也被套在网子里面。我有一个办网站的朋友,总想靠着网络发小财,到最后一笔没赚到,还赔了不少。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他能把办网站的经力用来做一份兼职零工,或许他早就得到收益了。

他是被网络这个大网套住了,我也被人情的网套住,如果我当初把帮他的精力用在写稿子上,也许我早就得到几笔稿费呢。可是生活就是这样,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人们都觉得成功很容易,只不过没投入精力而已,却又有那么多的人忙着在网络上交往,忙着在微博里抒情,或者索性去偷菜……心想自己与这类人脱不了干系,自己何尝不想忙些正事儿?实在是舍不得农场,还有网上的一大堆朋友。有时候想,人真是比蜘蛛幸福,可以同时站在几张网上。但是,我的博客的确没有几个人光顾;网上的朋友又只是些数据而已,闹几次病毒就散伙了;至于那个农场,无论怎么苦心经营,买菜买饭还是得掏自己的腰包。旁人看来,这就是闲的,就是无聊。

可是,就是无聊呀!没正事儿干无聊,有了正事儿也无聊。父母那么大年岁了,还是在店里面忙来忙去的,他们总是怕我长大没钱花,挣钱的冲劲儿拉都拉不住。他们说上大学花钱,于是我把一双鞋穿了四年,为了证明并不是所有的教育投资都烧钱;他们说娶媳妇要钱,我说我连自己都养不起,还不如搞单身;他们说买房子要钱,于是我说那就更容易喽,既然不成家,买个卫生间加厨房足够了。可他们还是在挣钱,他们说如果我有一天突然改变主意,这些钱留着应急用。他们就因此挣呀挣呀,嘴上说因为忙才充实,其实那就是无聊的生活充斥着干不完的事情,每日起早贪黑,省吃俭用,年复一年,出了几十年苦大力。可是不无聊不行呀,不无聊就没有饭吃。逢年过节时,他们跟我一样,坐到电视前就不愿意挪地方,倒在床上一睡就是一天。之后呢,就像是一个充满电的马达,继续着拼命挣钱的使命。我正是看到他们的经历才由于是否成家,心想成家真累,我可不想被老婆孩子的网套住,还不如去忙些事业,可是自己倘被事业的网套住了,恐怕一辈子也体会不到避风港的温馨了。生活可真是个矛盾的结晶体。

回想自己泡在网上玩农场,无非是在无聊的时候消遣时间,又有什么错?现在自己不玩农场,改用别的方式消遣时光,貌似也没有什么错,谁都有无聊的时候。父母打算在我上大学以后推掉这份辛苦的买卖,可是父亲依旧要到外地谋生,母亲还想跟别人合伙开店,她闲不下来呀,我想:这真是“天涯海角各自飞”,却又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从高中的网里逃出来,又被大学的网套住,即便是读技校,也没能离开教育这个大网。父母从我的网里挣脱出来,却逃不开金钱这张大网——吃喝拉撒睡,哪里不用钱呢?我们谁又能逃脱金钱这张大网呢?回忆起那个办网站的朋友,我的心里面倒是平衡了些。天下人都是苦命人,都要被那么多的网套着,就像被五马分尸。在漫漫的路上,我们还会空虚,还会无聊,还会恋爱呢,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张不是躲不开的大网?一张张网,层层叠叠,像蛛丝一样裹呀裹,一层又一层,最后成了一口棺椁。

唉……人生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却被我说成了茶几上的杯具,一定是哪张悲观的网套正在套着我。还是动物无忧无虑呀,同样活在网上,蜘蛛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美食,而我们的网上,悲剧总是大于喜剧。想开一些最好,如果想不开就太痛苦了,既然终究都是被套住的命运,还不如换一张舒服的网,我把我刚才的怨念写在纸上,寄给了杂志社,希求着得到一笔稿费,被希望套住总比被悲观套住好些。至于读者,不知你正在被哪些网套着,不知你是否找到怡心的网了呢?如果没有,如果纷扰太多,那就放一把火烧了它吧,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有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生大路一百年,你究竟走了多少?不要让一张网蒙蔽了你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