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院派的角度来讲……

要给读者启示,就要有希望,那些颓废的文字是大大地不能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