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来杏落知多少

大概是在春天刚刚熟了一点的时候,学校里会看到成群的老妈子队伍,拿着小铁铲,或者只提一个袋子,在草地上四处挖野菜,我就坐在一旁看着,她们都是把野菜连根挖出来,或者是带着根须揪起来,她们所作与所为,让我联想起我那个小小的故乡。

许多年前在我们那片不算富裕的山野上,野菜漫山遍野,就如同取不尽用不竭的财宝,春天里人们都过来挖,也是像那些老妈子一样从不留根。我小时候也挖过,只跟着挖了两年,后来野菜都挖光了,再也没长出来过,我们也就不挖了,就把这件事情淡忘了。

似乎人们总是健忘的。在这个葱葱校园里,这些野菜迟早有一天也会被挖光,我虽然看到了,却也没说过“还是只揪菜叶,留下一条根吧”之类的话,只是在一旁看。

春风吹落了一片桃花,又抖落了一片杏花,银色的、红色的、洒洒然如同霏雪,我想着,难道是类似的事情太多了?

当春天彻底熟透的时候,也就入夏了,杏子长了出来,杏树长在西北角那片幽静的小树林里。这时候也是刮大风的时节,整日刮个不停,下雨的时候风更大,青杏被刮了一地——昨夜的风雨不知打落了多少,看着叫人心疼,为什么要在这种多风的地方种杏树呢,杏是用来吃的,难道是用来看的吗?这种树之人一点都不懂节俭,然而转念一想,或许种树之人根本不吃杏,他们只是想在春天赏赏杏花。

至于杏子嘛,但凡有钱总是能买到的。

这片校区就是从荒山野岭变来的,人们拔光了树根,推光了草皮,又在上面大搞绿化。荒谬的事情总比吃不到的杏子多,既然乾坤如此和谐,想多了便是凭空添烦恼。

然而我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生活越发的无聊、无趣,甚至无所希冀。那些清纯的杏树就在这块浮躁的土地上开花了,开得很美,开得自然而然,开得理直气壮,种树之人跑过来赏花,还奢求花儿能开得更艳丽一些。然而有多少枝能结果,人们都噤声。这样美好的青春,又有谁能说它不是一支杏树呢?然而没人回答我,还是继续装傻吧。

后记:后来发现,那些被打落的杏子都被老妈子们捡走了,我去问这些坚硬的杏核能做什么,她们答道——做枕头里子。也许万物都会有归宿,可能是我太多虑了。

风来杏落知多少》上有2条评论

  1. 莫非野菜根也可以吃?唉,我们都有点斩草除根的劣行。不过现在老家很多山岭都荒废了,年轻人不愿在老家,家里的老人也干不了这么多农活。

    • 野菜那件事,跟老人聊,得出的一致结论都是被拔光的。
      我们这边三年两旱,原来是每年都有人嚷嚷着旱,现在也没人种地了,嚷嚷的人也少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