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琐记

昨天强行请了假回家跟父母谈退学的事倾诉苦衷,其实我知道我爹很了解我——我始终也无法适应集体生活,因为我实在是一个人安静习惯了。父亲答应帮我搞定走读的事,的确是父母宠我呢,还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别人家向来都觉得我是那种特让人省心的人,只有我父母明白,像生活节俭、性格要强、吃苦啊学习好啊都是次要的,这些特征我都有,人家从来都以为我这种人多省心呢,可我脾气倔、个性太强,这些我都知道,这比整天碌碌无为更让人(别人)闹心的。

刚一回到家,我家妈咪除了各种嘲讽我这张“愁得瘦了四斤的脸”,也不忘跟我发发更年期综合症我:中秋家里忙,哪天下午难得清闲一会儿,妈咪正在跟一个老朋友聊天,一边聊一边笑。我爹忽然走过去说:还乐呢,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我妈咪满脸的不在乎:现在的生活多好啊,还有什么特别不幸的消息?

爹爹:你那宝贝儿子又不想念了。

然后我妈就各种天灰,连货都卖不下去了(回家给我做饭去了?)。

有时候想想,有些事真挺对不起他们的。然而再对不起,困难痛苦什么的总要对他们说,我记得我看过一些大学生自杀的新闻,那对父母事后说:我们是一家人,有困难难道不能说出来,我们一同承担么? 当然,像我这种资深抑郁症患者就算了,我还是比较了解抑郁症物侯性这个特征的。有时候也会想起走饭,真替这个女孩可惜,人不要做这种让自己和他人都后悔的事。

话说怎么说着说着,怎么又说到抑郁症上了?

Nexus 7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