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纯文学的同好们……

 不去打击他们了,毕竟是同行,都不容易,都是反对那些淡化高雅艺术和严肃文学的,然而我终究不习惯那种高人一等的口气。我爱写作,但我并没有把会写作当成一种特权对待,它跟打羽毛球、摄影、听音乐在地位上是平等的,我也承认我的肤浅,然而我不接受无谓的职责。

纯文学比不过new age音乐,new age是通俗的,但它也是高雅的——它的通俗是创作者们极力赋予的,而它的高雅是听众们给予的。与此相反,一些自称为纯文字的作者总是在指责现代人太过迷恋于通俗文学,把自己的创作称作神圣的、高雅的,这是一种很自恋的表现。

我曾经认识几个这样的人,说话拿腔拿调的,至少令我非常反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再怡情于纯文学的原因。我对于写作的态度没有各位那样神圣,但也绝不是亵渎,我竭尽所能为的就是创作一种有别于严肃文学和现代网络快餐的文学,能够被快节奏的当今社会接受,这是一个很宏大的目标,是我当初创作的动力,也是我后期懈怠的原因。我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挑战,所以我曾经放弃了进入中文系的梦想,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文学”已经毫无我的容身之地,现在看来这算是一种自怨自艾的借口……

总之,某种感觉已经久违很久了……披一件衣服,从酷我里搜一些纯音乐,坐在电脑面前写稿,只是不能写太晚——有一段时间,我曾经通宵写稿那样,那种感觉至今难忘……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会再次与它相遇。

至于那些搞纯文学的同好们,无奈地给你们加一加油,虽然我读现代的某些散文时还是会恶心干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