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灵与桑德儿

当Thunder在战车里吃罐头的时候,我正在学校里吃面包;

他睡在狭窄的战车座椅上,我睡在板凳拼成的长椅;

他在想究竟要赚多少赏金才能置备足够的食物,我在想下午要备什么科目;

他有时会想起Maria,我有时也会想起我的童年;

他在想 如果拼命能换来一些赏金,那么这条命也所谓;我在想 如果拼命能换来一些素材,那么这条命也无所谓;

他是猎人,我是学生,但我们都是流浪者;

对于他,他很强横,他敢在任何时候出头,对于我,本就是我赋予他这样的性格,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他在做什么,我就在做什么;

他在酸谷中迷途,我也迷途了;

虽然不是在一个时空,但我们都是在路上——寂之荒野,没有退路,无论我们活得如何颓废,无论生活如何腐化我们,我们变得如何麻木不仁,我们都要向前走,因为我们没有退路,下一个的村庄就是目标,赏金首也是目标——至于什么是复仇,什么是拯救人类的任务,早已不知被遗弃到哪儿了。

然而,他毕竟是Thunder,他可以这样想:如果哪一天我死了,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人想念我。可我不能

因为我不是猎人,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也有我的梦想,我们的梦想并不相同。

既然都在向前走,那就继续走下去,一路同甘共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