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歌

最近把耳机弄坏了,趁着亚马逊减40块促销买了个铁三角的入门监听耳机,到手就开始煲(虽说监听耳机其实不太适合煲)第一个煲的就是小娟的《一大片》,第二个煲的是《晚霞》。其实小娟以及一大批民谣艺人嘴里的“民谣”并不是我们常识中的民歌,而是台湾八十年代兴起的“民谣运动”,就是校园歌曲,80后们很熟悉的东西。偶或会看到一些关于小娟夫妇的论调——那时候我们一起唱这些歌,三十年过去了,他们还在唱这些歌。

除了(大概只有三个版本的)关于小娟生平的介绍,似乎很少能搜到什么了,小娟自己也说:所谓“传奇”歌手,是因为我总是不露面吧。曾经也好奇地推算过小娟姐的年龄,似有我父母那么老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沧桑在他们身上几乎没留下任何痕迹,反倒是越唱越纯静、越无为,证据之一就是他们原唱曲的歌词越来越少了吧。

——其实,这该死的生活本也没什么可唱。口水歌整天爱得痛的死去活来,那些活在口水歌里的人也不见得清醒多少。这世界我们奈何不了的事情太多了,未必都要唱出来,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小娟的世界可能很简单吧,但也说不清,也没什么必要说清。

Nexus 7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