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这两天北方雾霾,心情不好,晚上居然连着两天梦到我家老爷子,下意识地看了看日历,要霜降了(因为每次心情不好都跟物候变化有关系)然后只觉得无话可说了,洗个头舒服舒服脑袋吧,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自从老爷子没了我就常梦到他,往往都是从前记忆的片段,更像是看一部错乱杂交的电影。电视上总演什么生离死别、人鬼情未了啊,到头来都是在矫情,他在我梦里从来都只是个影子,做着他活着时候的那些事——做饭、收拾屋子、一句话也不说,哪怕跟我像生前那样吵一架也不肯。醒来之后更是两眼空空,只有陌生的与这周遭的一切,悲伤吗?头还发昏,胸口有点疼,还有睡意,奋力地理清意识,直到自己完全醒过来,心想有什么好悲伤的,只是觉得无奈、无话可说了啊。

前天的梦全然忘记了,昨天的还记得一些,就像歌剧魅影的那句歌词:似睡还似乎醒,似梦似真。我居然在梦里问自己怎么又梦到他了,昨天不是刚梦到过么?然后好像挣脱梦魇一般,挣扎着想了许久,他不是已经死了么,他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呢?好像一整夜都在想这个问题,一边看着他做饭和收拾屋子。

虽说这些怪梦用不了多久就会忘掉,不过有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了。姑且聊一聊梦这个东西——梦,沉睡的记忆苏醒了,在大脑中拼合杂交,又会在醒来的那一刻迅速沉睡,所以人们通常不会记得梦的内容,即便记得一点,也会迅速忘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