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酸谷】序幕两篇

原稿修改中……

但我觉得这两篇序幕写得可以读

《这也是一种大欢喜》的灵感就是汲取自这里

 

 

第二部 序幕

序幕

掠夺者抓走了很多人,狩猎人类的卡车披着夜幕离开了马多。

整夜,马多镇都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一毫人类发出的声音。

空荡荡的房屋遗忘在那儿,只剩下屋子里的满目狼藉——破裂的门板,桌椅的碎片,餐刀,小孩儿的玩具,还有铺撒了一地的纸币——再没有人去捡,也不会有人来捡。物是人非,人终于像蒸汽一样从这个马多蒸发掉了,只剩下这沉寂着的一切。没有人能够读懂自然的语言,不知道它们究竟是在守望,还是在 欢庆解放,解放着自己终于回到了自然。或许只有等到纸币都被吹进咸海,建筑都摧枯拉朽地塌陷时,才能看见真正的答案——那将是对于人类以及掠夺者的文明最 公平的裁判,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毁灭。但是现在,却没有人能预言未来。马多的灾难——只不过是掠夺者试图统治酸谷的一个缩影,先前——以及不久后的将来,会 有越来越多的城镇沦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类被掳去做生化实验,还有越来越多的爆炸,鲜血,死亡……

流星划过夜空,放出灿烂的光,像是老天沉郁了很久之后,露出的冷笑。
很可能,很可能死亡就像这流星划空一样,无论是谁,都只不过是整个自然界循环一道小小的闪光——仅仅是在须臾之间,自是觉得很伟大的,其实只不过 像蚊子叫两声,然后被人拍死,太渺小了,太渺小了……死亡往往是可怕的,没有人知道死亡究竟是什么样子,只知道掠夺者、人类以及世间万物都畏惧它。然而, 死亡却从没厌恶过任何人、任何事物。即使是山巅的硬石,也会被风化成末,在微风习习时飞起,然后时飘飘洒洒地融入到最伟大的生命体中,就如同对这死亡有大 欢喜一样。有人说死后灵魂会升入天堂,有人说死后灵魂会受到最公正的审判,还有人说死后意念会归往西方极乐……但那只是对于人而言,或者是说对于人跟掠夺 者这种拥有所谓“文明”的生物而言,对于那些非文明的,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死亡呢?
这时,流动的水孤独地倾诉着心声:“其实只有死了,才得以长生——化作尘埃,便与最伟大的生命融为了一体,也就变成了自然……”
真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孕育着生,还是埋葬着死?
不知道当两种文明打得两败俱伤时,他们彼此究竟能够得到什么,难道仅仅是统治与被统治吗?还是更大的权利,更高的地位?还是——只有死亡?风依旧 在吹,仿佛在为他们悲号。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无论何时风声都不会停止,无论何时火山也依旧会喷发,甚至于世界终究会走向毁灭,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但这 并不代表着生命的终结,最终会有一个生命体存活了下来,她的存活可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为了创造——重生!
天真冷!即使太阳出来了,也驱散不尽寒冷,只有阳光冷漠地照在战士们冰冷的尸体上,这也倒算是一种安慰了。人类啊终久没那么伟大,死去了只会躺在 地上,才不那虚无飘渺的东西究竟飞向了何方……

 

第三章 序幕

 

序幕

这是在Thunder临走前的那几天……

此时,马多正在下雨,是那种湿淋淋的有些发冷的雨。风已经很少再刮了,所以四处显得十分静谧。路上没有人,只剩下空落落的街道,敞开怀抱接受着上天的亲吻——冰冷的雨撞在僵硬的土地上,迸发出冷寂的声音,却给人一种莫名的美感。

也许,这将是今年最后的一场雨了,在这之后,冬天就会来临,带着雪花与那寒冷的心,冰封一切激情——乃至伤痛。所以,不论是无论是天,是地,是整个马多镇,还是刚刚从试验田回来的Thunder,他们都静默着,仿佛像画一般,旁观者望去——满眼的悲戚与留恋。

但这一切真是这般平静吗?

战火——留下的俨然是一片废土。弹坑、沟壑、残垣、死灰,像强盗一般,得意地踏在大地上,仿佛在展现它们的杰作。酸雨侵蚀尽了土地,现在剩下的更是一片贫瘠,它们显现出奄奄一息的黑色——这不是黑土地,这只不过是被炮火熏黑的罢了。

“多么凄凉的景色啊!真是一场吻别。”Thunder站在战车大厅的门口,望着这霏霏的雨,赞叹着,“冬天该来了吧,如果下起雪来,不知会怎么样……”

曾经的Thunder很喜欢冬天,可现在的他却烦透了雪,也烦这种郁悒的雨——尤其,现在正是黄昏。可是郁闷永远是躲不过的,与其憋在屋子里面,倒不如去外面宣泄一下,大喊一声,也许心情就会好些吧。Thunder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一直留恋在战车大厅的门口。他本想喊来着,只是当他听到宁静的雨声,就仿佛一对恋人在窃窃私语时,心中有些不忍,不想破坏了这种奇异的氛围,便站在一旁,沉默地观望着。

他只是好奇——这场雨究竟会下成什么样儿?

只不过是看到雨一直在下着,直到下成了小冰晶,小冰晶变成了雨夹雪,雨夹雪又变成了小雪,小雪又变成了大雪——可以说,上天的把戏耍得很不错。他的确深爱着那片大地,他也惋惜大地所受到的伤害,但他并不理解大地,他以为——一场雪就能够掩盖一切——包括大地上的伤痕和一切所受到的摧残。只是,所有的雪花却都化成了水,流淌在坚硬的土地上,这片冷酷的土地没有收容一滴雪水——大地并不买账。

或许说这一切真的就只是些留恋——如果大雪覆盖了伤痕,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天与地依旧像从前那样,忘掉一切,平静安详的在一起生活……可是,雪确确实实是被融化了,大地的的确确没有买上天的账,她孤注一掷,她已经放弃上天的追逐——即使那是一份很不错的感情。而上天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的大地,表面很平静,可眼中却燃烧着复仇的怒火?

不然,是谁炒熟了干瘪瘪的叶子——它们并没有变黄,都是土绿色,薄薄的还打着卷儿。它们并不是自然枯萎的,它们是被另一种力量生生给扒下来的,那种自称是摧枯拉朽的力量,不仅毁了树叶,当然还毁了树,还有树林,以及树林里面的一切——只要炸弹的气浪轻轻地一推,一切便从此消失了,什么都不会剩下——哪怕是尊严。

马多镇中倒是还有一棵大枯树,它孤零零地立在镇子中央,一丝不挂已经有好些日子了。就是这样一个死了不知多久的东西,却落不上一点雪,只能听到雪水不断地顺着树梢滴落下来,发出富有节律的空唱——更像是一场争吵。也许这是大地的缘故吧,既然眼中满是火焰,保不准毛孔里也冒着复仇的烟。可她之所以这样,之所以自己燃烧着自己,摧残着自己,并不是想得到什么补偿,因为补偿已经无谓了,消失的也便消失,岂有复还的道理?她只是恨这白雪作饰的大地,这一点倒是跟Thunder相同。而且Thunder猜得也很不错——这的确是一场吻别。纵使上天深爱大地,可他也阻止不了大地的复仇,他虽知道大地迟早会被仇恨燃尽,然后毁灭,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阻止不了。大地开始了她的复仇之路,她只不过是想表明,她不甘心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她要报仇,她要向摧残过她的一切复仇——或许,复仇的路走久了,也就成了毁灭吧——也唯有毁灭才能解脱她自己。

天空渐变为黑夜,雪依旧下着。只是还在半空中,热气就把它们融化成雪水,于是又下起了雨。这霏微的雨,还有些温热,Thunder伸出手去接了一些,感觉那好像是人的眼泪。

“该是我出发的时候了……我是不会忘记这里的!”Thunder把那捧泪水洒向大地。

“即使,我也将踏上一条不归路……”Thunder暗叹着。他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去,快步跑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