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真的羡慕你们……

按照凯勒的说法:“一个人如果在幼年时期有那么几天聋或盲的经历,那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原话忘记了)当初在《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里只是不痛不痒地记住了这句话,可没想到自己终于摊上了类似的灾祸。

在这二十几天不能用右手的日子里,我学会了用左手使筷子、左手写字,甚至于一只手系鞋带、拉拉锁,可是毕竟不是个正常人。我市场陷入郁闷,因为写的字歪歪扭扭而且速度很慢,有时候想要整理笔记却不得不放弃,在自习课上最后只剩下发呆,才发现自己以前竟然浪费了那么多的时光,竟然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去做……我也后悔自己那天怎么会做出那种不理智的举动,也许是长期抑郁,使得我早已厌烦活在这个世上了吧——但我现在绝不会这么想啦。

好在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在过6天就可以拆石膏了,新的生活正在向我招手……

夜太深了,就胡写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