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爱的三位诗人——江非

江非的诗

——我对江非的诗歌充满了敬意
平墩湖
今生,我注定要对这个村庄歌唱
歌唱它的泥土
歌唱它的月光
歌唱它的秋草枯败
蹄羽穿行的田间小路上
尘土飞扬,人丁兴旺
有一些事物
我已对邻居家的孩子说过了
我还要给那些草原上的孩子指出它们的光芒
我还要让非洲的孩子
非洲以北
欧洲的孩子
以及小姨家读幼儿园的孩子、表叔家上中学的孩子
看到它的乳房和悲伤
就是这个国度,就在这个村庄
多年前,我在那儿翻土种粮
如今,芳草萋萋,墓碑空望
人们怀念那些逝去的岁月啊
就把青草和泪水,放在我的前额上
雪夜回平墩湖
作者:江非
我并未生活在这里
生活在你们的身边
并未听见你们哭、你们笑。你们
窃窃私语,挥霍着无耻的生活
我走在路上
是走着一条从大海到中国的路
(你们从未走过)
是走着一条从丛林到麦田的路
(你们从不知道)
是走在一条从畜生到人民的路上
(可你们恰恰相反)
我举着旗子
那是周王的旗子
(它正要裹走一个殷都的傍晚)
那是秦皇的抹布
(它正要盖好一具春天的尸体)
那是大汉帝国的内裤
(它正要卷起一城衰朽的稗草)
我听到的歌声
它来自易水的彼岸
(深秋的彼岸)
我胯下的马匹
它出生在遥远的西域
(寒冷的西域)
我满身的月光
那是大唐的月光
(故乡的月光)
我走在这月光里穷困潦倒
(一脸冷笑)
牵着我的马
其实我并不会把它卖掉
我走在这歌声里形单影只
(满身血迹)
提着我的刀
其实我并不会去换几两碎银子
面对着山东大地
今夜我流下了一个省份的泪水
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们
我从来就没有和你们在这个时代一起生活
我从来就没有听见你们哭、你们笑
你们窃窃私语,躲在镜子的背后
面庞僵硬挥霍着烂掉的生活
面对着整个山东大地
我在今夜流下了一个村庄的泪水
我只不过是想让这片土地
再有一个八百里的湖泊
再有一场遮天盖地的鹅毛大雪
有一条羊肠小道
我杀了尔等
提了尔等的人头
就可以上山入伙
  《妈妈》
妈妈,你见过地铁么
妈妈,你见过电车么
妈妈,你见过玛丽莲梦露她的照片吗
妈妈,你见过飞机,
不是飞在天上的一只白雀,
而是落在地上的十间大屋吗
你见过银行的点钞机、
国家的印钞机,
跟门前的小河一样,
哗哗的数钱声和刷刷的印钞声吗
妈妈,你知道么
地铁在地下
电车有辫子
梦露也是个女人她一生很少穿长裤吗
妈妈,
今天你已经爬了两次山坡
妈妈,
今天你已拾回了两捆柴禾
天黑了,四十六岁了
你第三次背回的柴禾
总是比前两次高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