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爱的三位诗人——宇向

宇向的诗
—— 一首《低调》,让我永远记住了这位诗人
低调
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夜之间只有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年四季每夜都有一片叶子落下来
叶子落下来
落下来。听不见声音
就好像一个人独自呆了很久,然后死去
《理所当然》
当我年事已高,有些人
依然会  千里迢迢
赶来爱我 ; 而另一些人
会再次抛弃我
1.17
《我的房子》
我有一扇门,用于提示:
当心!
你也许会迷路。
这是我的房子,狭长的
走廊,一张有风景的桌子。
一棵橘树。一块煤。
走廊一侧是由书垒成的,
写书的人有的死了,有的
太老了,已经不再让人
感到危险。
我有一把椅子,有时
它会消失,如果你有诚心,
能将头脑中其它事物
擦去,就会在我的眼中
摸到它。
我有一本《佩德罗•巴拉莫》,
里面夹着一缕等待清洗的
头发。我有孤独而
稳定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房子。如果
你碰巧走进来,一定不是为了
我所唠叨的这些。
你和我的房子
没有牵连,你只是
到我这儿来
6.12
《白痴》
早晨,我看到
在我一生中
多次看到的那人——
白痴,每一天都做着
这样的事情:
用镐头刨着院子里的泥土,
一遍又一遍,他刨着,
他刨着,越刨越有劲
后来,他蹲下、抽旱烟。
灰黄的烟雾中,一张脸是凉的,
一片叶子打上去,就染上了寒气。
此时,生活对于我们两个人,
都是彼此的秘密。
如果他抬头,看见我向他微笑,
他会不会突然爱上我?
12.3.
《势力》
当你遵守交通规则,
贴着右边向前行驶时,
对面一排车辆逆行
而来,这时
你必须让开,
可能会翻车或
栽进路边的沟里,
但必须让开——
就像一个警察突然遇见一群
亡命的匪徒。
1.19
《我的死》
1998年8月12日,
天气闷热。我
读到,“‘这就是
我的死’他说”
佩德罗- 巴拉莫死了。
一个坏人的
死 , 打动了我
2001年2月,《在西瓜糖
里》。“‘我就是
我的死’他说。”
阴死鬼——
另一个坏人,也
死了。同样
令我伤感。
活下来的,
胡安•鲁尔福、
理查德• 布朗蒂甘
他们以
一种特殊的方式
属于我
2.10
《街头》
顺便谈一谈街头,在路边摊上
喝扎啤、剥毛豆
顺便剥开紧紧跟随我们的夏日
它会像多汁的果实,一夜间成熟
又腐烂。在夏季
顺便剥开紧紧跟随我们的往事
还有那些黑色的朗诵
简单的爱
就是说,我们衣着简单,用情简单
简单到   遇见人
就爱了。是的
顺便去爱   一个人
或另一个人,顺便
把他们的悲伤带到街头
7.8
《绘画生涯》
我得下决心去画一些户外景色。
就像每天上班,
必须经过那些臃肿的草莓和鸡,
经过禁书、性病、传说、
唱“回家看看”的乞丐夫妻、
篡改的历史、尘土或尾气般的
流窜犯,经过那些被一次一次挖开、
填平,结果再也添不平的
文化路、和平路、即时语录、
无端的愤怒……
我要去画表情和姿态,
在经期也不能停止,
以免警笛干扰笔尖的弯度和走向。
无论律法和公正如何背道而弛,
美女仍是一个活生生的奇迹,
她让生活像颜料一样消耗殆尽。
我的好同志,
只要我能在记忆中将你画出来,
那么我就永远有事可做。
我要画一些静物,
廉价卖掉,用以糊口。
我从墙上取下前辈的奖牌和勋章,
上面布满辉煌的锈迹,
从箱底翻出一摞红皮证书,
再将客厅的指路明灯拧下,

宇向的诗 —— 一首《低调》,让我永远记住了这位诗人  低调        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夜之间只有一片叶子落下来一年四季每夜都有一片叶子落下来叶子落下来落下来。听不见声音就好像一个人独自呆了很久,然后死去

《理所当然》
当我年事已高,有些人依然会  千里迢迢赶来爱我 ; 而另一些人会再次抛弃我                        1.17

《我的房子》
我有一扇门,用于提示:当心!你也许会迷路。这是我的房子,狭长的走廊,一张有风景的桌子。一棵橘树。一块煤。走廊一侧是由书垒成的,写书的人有的死了,有的太老了,已经不再让人感到危险。我有一把椅子,有时它会消失,如果你有诚心,能将头脑中其它事物擦去,就会在我的眼中摸到它。我有一本《佩德罗•巴拉莫》,里面夹着一缕等待清洗的头发。我有孤独而稳定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房子。如果你碰巧走进来,一定不是为了我所唠叨的这些。你和我的房子没有牵连,你只是到我这儿来6.12

《白痴》
早晨,我看到在我一生中多次看到的那人——
白痴,每一天都做着这样的事情:用镐头刨着院子里的泥土,一遍又一遍,他刨着,他刨着,越刨越有劲
后来,他蹲下、抽旱烟。灰黄的烟雾中,一张脸是凉的,一片叶子打上去,就染上了寒气。
此时,生活对于我们两个人,都是彼此的秘密。
如果他抬头,看见我向他微笑,他会不会突然爱上我?                          12.3.

 

《势力》
当你遵守交通规则,贴着右边向前行驶时,对面一排车辆逆行而来,这时你必须让开,可能会翻车或栽进路边的沟里,但必须让开——就像一个警察突然遇见一群亡命的匪徒。                            1.19

《我的死》
1998年8月12日,天气闷热。我读到,“‘这就是我的死’他说”佩德罗- 巴拉莫死了。一个坏人的死 , 打动了我
2001年2月,《在西瓜糖里》。“‘我就是我的死’他说。”阴死鬼——另一个坏人,也死了。同样令我伤感。
活下来的,胡安•鲁尔福、理查德• 布朗蒂甘他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属于我2.10

 

《街头》
顺便谈一谈街头,在路边摊上喝扎啤、剥毛豆顺便剥开紧紧跟随我们的夏日它会像多汁的果实,一夜间成熟又腐烂。在夏季
顺便剥开紧紧跟随我们的往事还有那些黑色的朗诵简单的爱就是说,我们衣着简单,用情简单简单到   遇见人就爱了。是的
顺便去爱   一个人或另一个人,顺便把他们的悲伤带到街头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