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2迷途酸谷》的哲学概论

关于《MM2迷途酸谷》中的“意识论”的讨论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也许这个背景还很遥远,这是在“第十二部流动的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Thunder一行人遇到了哲学之眼——巴亚斯·藏之后发生的一些故事。有关于后面的故事,仅针对“意识论”而言,主体共有三个:自然提问者、巴亚斯·藏、人类。

意识论是对MM系列中哲学之眼的论述的一种衍生,它是巴亚斯·藏的核心思想,这种理论认为自然(也就是指自然提问者)是万物的本源,它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自然界的一切平衡都由自然提问者进行调控,同样自然界中的一切都由他产生,并且属于他的一部分。

这种思想最终可以被解释成为主观唯心主义,在巴亚斯·藏的眼中,自然界是有思想的,他的思想便是自然提问者,自然活动也就是自然提问者根据自己的判断与思考所产生的反应。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想法,那是因为巴亚斯·藏作为一个永不游散的意识,供他活动的能源便来自于自然提问者,他自然提问者的一个寄生体,他便本能地产生了对于自然的敬畏,甚至认为自然是无所不能的。然而,这种关系也存在着矛盾,他认为作为自然提问者的一部分,他也应该拥有同自然提问者一样的能力,一种自然界的能力,可事实上他只能思考,他是一个四处飘摇的意识,没有实体,不能进行任何活动,这也就成为他彷徨的核心。

根据这种彷徨,他向人们发问“自己是什么?”,并且根据他的理论中的唯心主义痕迹,本能地认为“自己就是意识。”Thunder与巴亚斯·藏的辩论中心就是围绕这个问题。

跳出巴亚斯·藏的思想,笔者想说的是,“意识论”终究不是一个正确的理论。首先,自然提问者虽然有自己的思想,但是他不会主观地对自然界进行干预,这也就是所谓的“无为”。在《钢之季节》中,自然提问者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论述:

“在久远的过去,遥远的宇宙彼岸有一颗星星……这个星星爆炸了,产生了很多元素,这样,又有很多星星产生了……太阳、地球都是这样产生的,不久之后,生命被孕育出来了。遥远的过去,由遥远的星星产生出来的元素……变成了星星变成了自然,变成了生命,不久后变成了你们的父母现在变成了你们自己……”

可以看出,自然提问者认为世界是由物质组成的,也就是唯物的。如果严格地说,虽然自然提问者有思想,但是他并没有敢于自然活动的能力,因此《迷途酸谷》的世界观依旧是唯物的。一切现象发生的缘由依旧离不开“三大定律”,说的形象一些——比如,苹果会落到地下,对于以Thunder为代表的人类和自然提问者会认为这是万有引力的作用,他们的思想是一致的,是唯物的;而巴亚斯·藏则认为,苹果落在地上是自然提问者的决定,这是自然提问者制定的定律,并且由自然进行严格地执行,也就是说苹果是被自然提问者拉到地上的。

当然,这一切发生的基础源自于笔者对这个世界的基础的设定。宇宙是由物质组成,但是这些物质是否有意识,人类凭借自己的世界观,主观地认为某些物质没有思想,但就其本质,没有人能说得明白,所以笔者抓住了这个空隙,将地球上的最大的物质集合——生物圈设定为一个有意识的物体,也就是说自然拥有自己的思想,这个思想(或是说意识)便是自然提问者,自然提问者的确拥有改变自然的能力,但是他从未启用过这种能力,我们可以姑且认为,自然提问者不能改变自然,自然的一切活动都是根据各种各样的科学定律发生——也就是说,意识没有决定物质的能力,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迷途酸谷》的唯物世界观。

但是,在故事的尾声,巴亚斯·藏借助了自然提问者的力量,拦截下了针对Thunder的毁灭性攻击,这是一个例外,安排这样的例外自然是因为情节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