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再给我一次童年】

每晚,当我端坐在书桌前的时候,总会有一群孩子在楼前的马路上玩耍。他们跑过来又跑过去,时而大叫着围攻同伴,时而放出莫名其妙的笑声,可是在我耳中,我并不喜欢那种恣肆的声音,那就如同一群无人管教的夜猫子的嗥叫,似乎成心不让我们这些有正经事的人安生。我当然不时地因他们而愤怒,但并没有因此而谩骂,因为我知道,在这愤怒中,还蕴含着一份深深的嫉妒。如果上帝能知道我的心思,他老人家一定会认为,这嫉妒将会是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像他们那样,再拥有一次无忧无虑的童年。 ­

诚然,我无时无刻都在嫉妒他们,因为我太羡慕他们了。我羡慕他们欢快的笑声,我羡慕他们青纯的眼神,我羡慕他们毫无世俗的心灵,甚至于我羡慕他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权力。虽然我也层拥有过童年,可我多么希望再一次、再一次让我拥有童年,让我逃离这个世界,抛开冷酷而又机械的外套,去酣畅淋漓地奔跑、欢笑。 ­

我曾经想过逃避。闲来无事时,我常常端着杯咖啡,坐在窗前,品味那些孩子的欢乐。那次,孩子们正在楼前的马路上捡着石头。他们蹦蹦跳跳,好象一帮寻找米粒儿的鸡雏。他们如获珍宝,似乎那些石头拥有男人手里的金币、女人手中的珠宝般的魅力,他们都爱不释手,还兴致勃勃地谈论、夸赞着手中拿着的脏兮兮的石头。然而我有看到什么了?在我眼里,它们就是石头,他们有什么价值?他们多说就是在我回家路上的一块块垫脚石,我成天踩着他们,丝毫没有注意过他们的存在。看着那群孩子依旧在疯跑,我终于感觉自己又一次失败了。对于童年,我已体味不到丝毫的欢乐,这就如同让我欣赏毕加索的抽象画,不是曲高和寡,而是我们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不可能在拥有童年,这就如同人不可长生一样。除非还有来世…… ­

但我并不是傻子。难道我会把我的余生都托付给来世-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么?我永远都不会在成为小孩子了。我能从咖啡中品出甜,我就已经懂得苦中乐。一个红润的苹果-成熟了,成熟了就要去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此,梦虽不妨做做,但生活这杯咖啡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的,它需要我们鼓起勇气去征服。 ­

今晚,孩子们又在喧闹着,然而我却不再愤怒。孩子们正在梦一般的世界里生活,而我把对梦的向往深深埋在了心里。我想,它一支美妙的画笔,它能给孩子们的梦上色,它也要给我无尽的生活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