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出去躲年

躲年

我实在不觉得过年有什么好开心的,以前似乎还有些盼头,都是想着过年放烟花。“盼团圆”似乎也有一点,即便有过大过年的被我爷骂出去找爹妈回来过年的事,不过那天晚上的花还是放得挺开心的,那时候多傻呵。长着长着也就不再盼这些事情了,人心都那么远了,见了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烟的抽烟有手机的玩手机,有什么好盼的,这种年莫不如不过。

其实像我这种长年累月各种躲的人最懂这种事,满世界都是自己不想见的人,还不如就这么躲着,比如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上网,就比如图书馆,程序可比人更值得爱。

再看上面那张配图,现在体味到的也许只是所谓的“一隅”,保不准再过两年有人成天逼婚,热腾腾的相亲大餐呢。父+母在表面上跟黄脸婆其实没啥区别,都是那种没事儿也能给你好多脸子看的人,如果真有事的话就该一个上吊一个跳井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还不如早些滚回锦州,多陪陪我那23寸的显示器,也算为中国三十余年改革开放的悲惨历史上抹上几笔激情燃烧的记忆,也不知一百年以后的历史书会不会记录这几十年光景的一拨儿比一拨儿疯狂的人。

好想出去躲年》上有5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