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搅磨机 MM4~EDGE OF HEAVEN

这么的痛 就像刚刚做了一个噩梦
啊 你在哪里
默念你的不忠 只一句 say goodbye
这么空洞 梦里映着你的背影
在那路上 愈走愈远
尽头的夜空 安栖吞人的巨兽

一点一点游走在地狱之边
当初的爱恋与淡漠的滋味
就像一只烟火点燃了夜空
原本以为这美梦漫长
但是如今的你不知何方
在生途与命运的街口 我等待你归来

血红的天 染我的眼 人肉搅磨的世界
我知道 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
星辰点点 月光下面 你与我两人千里之别
没有你陪伴的梦 又怎堪的安眠

示唱在这里:http://fc.5sing.com/12430654.html 示范一下词和曲怎么对应好了,我对自己的唱功早已不报任何期望。

填了一个多星期了,终于糊弄完了(还是只有一段)

没必要把歌词和近期日志对号入座,我本来就是日常性发神经。所谓“人肉搅磨机”还是前两天去沈阳的时候想到的,其实前一次去的时候写了一篇叫“迷宫与幻境”的东西(露怯倾向,沈阳那种小地方才只去过两次)大概是写某些乡下人(我)在那种地方如何如何迷路等等,这次倒是没迷路(抱着平板去的,能迷路么)吃饭的地方却是找不到,街边的饭店基本上兜里没有200块钱不敢进的,商场美食城是没100块不敢进的,麦当劳肯德基没30块不敢进(好吧,我下午饭就是在那儿吃的)其实我兜里只装了160(红色毛主席还是管别人借的)最后逼得我实在没办法,悄悄摸进了东北大学花12块吃了一顿饭,一路上这个感慨呀:

这叫什么大城市,大城市就要让穷人吃不起饭吗?

想想中国的现代化都市都一个德行,除了钢筋混凝土,剩下的就是人,就像一台人肉搅碎机,看着地铁里涌出的那些匆匆忙忙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是忙着吃掉别人还是忙着被人吃呢?这首词的思路就是这样来的,因为“人肉搅碎机”听着有点露骨,后来改成“人肉搅磨机”了。

不过到了这个年龄,写的东西多多少少都会沾上“情”和“爱”了,我以前很少这样(虽然这样写,自己也未必相信这些,或者,自己根本跟这些无缘分吧)这首词好像是站在女方的角度写的,不知不觉就写成这样了……可能是因为原唱澁谷梓希就是女的吧。一对恋人相识、相恋,最后为了生计男方只好奔赴远方——也就是词中的人肉搅磨机,女方的喃喃自语。

我这种思想好像一直没变过,之前写的Crying Sun词:在那冰冷钢筋巨兽之上的太阳其实是你那哭泣的心——也是这种意味。我还是希望身在天朝的我们,生活能变得正常一些,虽然短时间内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