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把《随风而逝的记忆》校订了一遍

这毕竟是我写的第一部长篇啊,虽然只是一堆散文拼在一起,可毕竟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那些梦魔至今依然在纠缠着我……唉,不说了。

新书《消失不了的记忆》写出来了一段,这里面新加了两个人物——田小雨和马自强。之所以校《随风》,是因为之前的《一个开三蹦子的父亲》写的就是马自强,不过当时我用的是另外一个名字,现在一看,原来很久以前就已经改成马自强了,看来写“记忆三部曲”这件事我也是早有打算了。

另外,也改了改地名,全文中的“岳家沟”都被我改成“长鸢”了,它们都是客观存在的,岳家沟是大家的叫法,长鸢是我自己的叫法,在我的记忆中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只不过后者更好听一点。

岳家沟

《消失不了的记忆》在煤城中新增加了一个地方——泗水,是一条人工河,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片居民区,以及后来疯狂繁殖的幽灵社区。在小说里“我”已经从长鸢搬去那里住了,故事也是围绕着那个地方展开的。

我的计划是弄个“记忆三部曲”:随风而逝的记忆、消失不了的记忆、永不磨灭的记忆。随风我已经写完了,消失不了的记忆是我送给天朝教育制度的,而在永不磨灭的记忆里,我希望给我的心病做一个了断,虽说是不可能有了断就是了,哈。

图片引自北票在线,图片好珍贵,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