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丧志”

胖胖老师当辅导员了,去宿舍值了一宿寝,回来对我说——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想在寝室住了,简直是不堪入目,都下不去脚——我猜他是去卫生间了,我就安慰他,是不是卫生间太脏了,其实也没什么——他回答说,是呀,简直埋汰得没法看

其实要说那个寝室的卫生间吧,门口有垃圾桶,白天倒是有人清理,夜里经常是各种垃圾铺了一地,所以每次进厕所都得踮着脚——

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想走。我们只是在电话聊的,也没聊太深入。我不知道他在串寝室的时候,在那种熄灯以后满世界都是电影外放、CF外放、Double Kill外放的环境里,究竟作何感想?想想这帮人也算成年了,就因为没爹妈管了,拿着爹妈的钱整日 high——起——来——,一 high high 四年,脑袋里除了玩和吃,真的是啥都没装吗?

算了,不想说他们。

渤海大学文理学院

配图太少,这桌子也太干净了,不摆满了电脑、饭盒和零食袋——大丈夫力”?

我那时候真是铁下心想离开这种环境。身边的人整天就想着怎么吃和玩,一线老师也没啥教的动力,辅导员们整天帮着学校压榨学生,那几个年轻导员把办公室搞得乌烟瘴气的,都快变成游戏厅了。上上下下都是这德行,我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要整天面对这么一群嘴脸,我便是整日躲着、避着、眼不见心不烦,夜里还得跟着他们睡一个屋。因为实在被吵得是睡不着,每天都得熬到一两点钟,等整个楼都安静了,我大概也能闭眼了。

我算是一步走错,步步走错,但是既然错到现在,绝对不能再错下去了。

回家跟我爹妈谈判,说我实在是念不下去了,这明明就是消耗人生嘛,我现在哪怕是出去给别人打杂——虽然我知道自己啥都干不了,那时候的我连张图都P不好。但是人总要去争的,虽然人常说:人算不如天算,但你如果一点都不算,那就等着老天爷整天算计你吧。我懂这些道理,与其就这么混吃等死,倒不如出去闯闯,只可惜爹妈终究没能答应我,我也有点做厌了那种偏激的事(比如:退学——家里——蹲写作),最后两下协商,还是办个休学或者走读吧。

现在回想一年前的事,确实有种百感交集的感觉。这一年,以及这一年的前一年,我想说活得对得起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我没有挂过科、没逃过课,我所有的(所有-1)学位课都是75分以上,我现在自学到的本事已经足够养活我,渤海大学图书馆的计算机区被我翻了个遍,我把html、css、php、PS、DW、AI、js,包括计算机网络基础、Linux服务器基础配置都自学了一遍,别人在寝室欢天喜地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图书馆学电脑,别人在寝室睡午觉的时候,我还得抓紧在阅览区看书,别人在课上玩手机的时候,我抱着kindle对着知乎周刊和严肃文学各种啃,还有,最近这八个月瘦了40多斤(立牌坊的感觉还真好啊:)) 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没能写出啥东西来,不过我也想开了,人总得先养活自己,写作那种事情可以等到经济充裕的时候再说,那只是一种追求,不应该作为什么谋生的手段。

倘若说有什么后悔的,现在确实真的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好好考试,我终于明白一本和三本的区别了,是刻骨铭心地明白。没有人能去改变环境,你能做的也只有改变你自己,脚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老天自有公断。如果有一天我能混的比我身边的这身边群同学好,那我只想说——这就是我应得的,老子当年那么拼命,付出了多少,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包括现在,这么玩命地学东西,无非不就是为了将来的工作顺心一些,而不是跑去富士康组装肾板么?

(开始有说教味了……)

想想那寝室,那群人,人在那种环境终究是会丧志的。话说好好的一篇喷文,写成婊子牌坊了,只是翻翻一年以前写的日志,给自己立个牌坊纪念一下倒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