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为刀俎,我为鱼肉

作为披着汉语言文学专业皮的程序猿,我很庆幸自己直到大三才暴露。自从“某某电脑特别狠”的消息不胫而走,我发现我现在最怕听到电话响,因为你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稀奇古怪的人来找你干各种稀奇古怪的事。

譬如有一次,一个老师让我给帮着装QQ影音,上一次是叫我帮着注册一个百度网盘,打不开PDF也来打电话问我,缺PPT了也来找我,装系统这种事更别提了。我原以为求程序员装系统是对程序员莫大的不尊重,现在我改悔了,对比一下前几条,装系统都算是好的了,几乎都是常识性的事情也要叫我来做,我到底是个程序猿呢还是礼拜天呢?在这帮人眼里我是秘书吗?(我难道是那群只知道吃、吃、吃、吃、考公务员和村官的文秘吗?)

最近在读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雪村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现代人高智商,但他们就是不懂一个常识——饿了要吃饭。我真纳闷这些人能考上研,能考上计算机二级,能考上这个考上那个,怎么连这些简单的问题都不懂呢?还是根本不想懂?当然人家会说,我就是不会(吃),我也能赚这个钱,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我才不会说我是在讲某些文科向职业)

反正,我是跨了俩专业了,学计算机的不要在我面前讲学文的愚腐,学文的也别跟我讲学计算机的木讷。但如果让我从这两样之中选一样,我是果断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更何况我们现在接受的究竟是神马教育,我们到底是在学做文人,还是学做奴才——我不懂。反正我不是奴才,连这帮老师的活儿都懒得干,将来还怎么给领导端茶、倒水、拉窗帘,还怎么学着来事儿?总之我现在就是鱼肉,他们就是刀俎,也就我暴露的晚点,不然我估计前两年我们系最棘手的活儿都得落到我手上。

Moto G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君为刀俎,我为鱼肉》上有4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