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志在人为”

我时常会看着身边这群三本狗(含贬义),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些人,我总觉得我是从那群“优秀的人”堆儿里混出来的(限制条件:仅限我眼前的,请自行排除马云),我还是时常想起她们,比如说我那小学时光(北票市第七小学),有时候觉得在某些经历真的能用传奇来形容。你现在很难想象现在哪所小学会每年组织大大小小不下10场的全校大型活动,不仅仅是开学典礼、六一庆典、五一中秋国庆庆典、看电影、春游、会操比赛、合唱比赛、演讲比赛、武术比赛(个人专项)、智力竞赛,每天晚上学校会组织各种兴趣班,每年年末有元旦联欢会(班级为单位的),就算是每年的寒暑假,还要我们这些班干部组织同学去社区里扫楼道、去敬老院(我更觉得这像作秀,因为我没去过,我的副班长总领着女生队去,现在回想起来一个三年级的丫头片子居然能把联系敬老院、相关沟通、带队等等这一套流程搞下来,而且还搞得像模像样的,真是不可思议)现在的学校都被中国的教育体制给毁了,就我所知那些小学生每天除了做作业就是做作业,如果要提一些课外活动的话,给班主任送礼算不算呢?或者,打CF?现在我们的大学整天都在搞这些活动,搞得简直跟我们小学一模一样,想起来我就觉得可笑。

当然,我的副班长终究不算那个优秀堆儿里的,因为我的官儿比她还大(我这个正班长还是兼职)我们学校只有一个大队辅导员负责学生工作,以上所有的活动,她只负责签头,她签完头,剩下的事情都是我们这群大队干部来做。我第一次去大队部做跟屁虫还是二年级,当时跟着一堆五六年级的人(大哥哥大姐姐)做什么联欢会的策划,看着他们写台词、做节目单、排练、策划一些特别的过场(比如,如何捧领导的臭脚又不被领导发觉),当然也包括串台词,那时候没有百度,所有的参考资料只有学校发的《新少年》,一切策划均为原创,绝无掺假。我们这群跟屁虫当时自然很佩服那堆大哥哥大姐姐,用现在的文艺嗑——组织能力拔群!直到我们也当上了那群人,没事就要去大队辅导员办公室开会,还常常被教育说:你们是真的不如上一批的干部(带我们的那群),他们那时候还常常来我的办公室汇报汇报工作,选你们做大队干部不是给你们光环,而是什么的blah blah……

谁动了我的奶酪

汇报工作这件事我自然听过,因为那一届大队干部实在太优秀了,有在学校专门做广播台的,有专门学绘画的,有会舞蹈和唱歌的,还有练体育的,带头的大队长除了学习好,气质也好,常常代表学校出去演讲,在坊间(民间)的名气也非常大,因为她的经历太特别了,好像是因为父母离异,从小就没爹没妈,靠爷爷奶奶养活,这种环境下出来的社会渣滓不计其数,可她就属于“人穷志不穷”那一类,在学校里特别卖命,当时有一个企业家来我们市资助优秀学生,从15所小学里选了不到10个人,她就是那其中之一。我对她的唯一印象就是有一次我们一起玩单杠的时候,我在她的书夹子里看到了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当时的中国还罕有畅销书的概念(虽说现在这种书鸡汤书白送给我都不看),一个五年级的穷学生整天连零食都吃不起,却去买这种书(我可以证明她吃不起零食,因为我整天泡在我们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吃辣条)虽说就是这样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学校里的穷鬼,想想这小屁孩的觉悟还是蛮高的。后来我还真的搜索到了她的消息,她考上了北京语言大学,算算时间她现在应该已经毕业两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的人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缘分再见到。

我经常好奇我印象里的那群“优秀的人”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多数肯定也在读大学,也不知他们读的是什么样的大学生活呢?许多年以前,我们都是被自诩过的、被他诩过的能考上清华北大的苗子,虽然到后来我们谁也没考上,但他们都是一本B、一本A,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地考出去了,只有我一个落到了小三本,搞得我直到现在每次上同学号都得隐身(真丢不起那人啊)当然,也有那种当年跟我争第一争得热火朝天的穷鬼苗子,现在也在一本过着整日醉生梦死的生活(我偷偷调查到的)(请称呼我冠希文清正廉直恶心丸有时候觉得,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人穷志不穷”解释明白,如果非得找点儿什么道理的话,我看还不如说——

缘由天订,志在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