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前一阵子教育部发布15个低就业率专业,我就各种喜感,法学中奖了,市场营销中奖了,电子商务中奖了,怎么就没有汉语言文学呢?个人在某破烂三本潜了三年了,对某些情况还是略有了解的,不如分类扒一扒。

对于法学的低就业率,我没什么内部考察,但我们系就叫“文法系”(真TM奇葩·名),汉语言文学和法学都是很老的专业(虽然是个三本),按理来说这种老专业的师资配备应该很不错的(虽然是个三本*2),但我从一些主管就业的老师嘴里套出来一些实际情况——法学的就业率还是相当低的,至于为什么,他也讲不清楚,他只是给了我一个数字——如果每年的毕业生有300人,刨除10个考研的,20个考公务员的,20个他爹是李刚的,剩下那250都回家呆着去了(果然是个三本)

市场营销中奖我倒不惊讶,我有个堂哥就是学市场营销的(专科),毕业之后也不太顺心,一直超市、商场、工地干,还都是一些又苦又累的活儿。虽说有“事在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我也觉得他学的这个专业不太靠谱,有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感觉。

同理,个人认为电子商务也没好到哪儿去,像我们这种穷鬼学校也开了电子商务专业(二学历)这里讲一个人,我有一个很13的同学就去学了电子商务,他知道我在学计算机,第一天就给我显摆他记的笔记,我记得他的笔记有两页,有一处记了个POP3和SMTP,我问他,你懂什么是SMTP么?他说,不懂。我说,不懂你还记?他说,老师讲了就记呗。他的那些笔记好像我看的一些计算机基础科普书,虽说那些书的涉猎层面都很浅,那我还看了几个月,他们几节课就讲完了,每节课两小时(老师肯定会提前走)可见效果。有一次我丢在教室的PAD被他捡到了,我就去他正在上课的教室找他,那教室是个小机房,几个正聊得很high,我也分不清哪个是老师,就径直进去了,他那时候正抱着我的平板跟他对象玩dumb ways to die,我是一把夺过我的PAD就愤愤地走了。他的期末作业是做一个网站,他求我帮他,其实我真不想帮他,我问他既然不想好好学,当初为什么还辅修这种东西,他跟我说为了凑学分,言外之意凑够学分好拿毕业证啊。我想,既然那群老师都厚颜无耻给他们上课了,那我还装什么,就帮他做呗,我拿dreamweaver花10分钟给他弄了一个网站,我连边距都没怎么设,他收到了貌似还挺高兴的样子。综上所述,像他这种电子商务“人才”毕业找不到工作,我只想说俩字:活该。

这其实就是一个怪圈,学校扩招,想多捞钱,就得多设专业,就得降低指标让学生顺利毕业,以便吸引更多的学生来这里读书。而学生呢,反而因为学校的“量化宽松政策”大批量涌入高校,即便整日不学无术也能拿到毕业证,到最后造成每年都有大批量的水货毕业。像我们汉语言文学专业,每年的学位课老师都会把考试范围提前画好,虽然不是直接给答案,但也跟给答案差不多,反正即便你一个学期都不学无术,期末的时候突击一晚也未必会挂科。考试是过了,可是,你来上大学难道只是为了背一天答案的吗?有时候觉得现在的大学真是“毁人不倦”,我那群同学却还傻傻地觉得站占到了什么便宜似的。

像我们系这些年本来就缺老师,好多课程都是好几个老师在兼,每个课只有一名老师,搞得老师和老师之间连个学术交流的对象都没有。就算是这样,资本家们还想继续抽,去年又抽掉了一批老师,搞得现在我们的一些课程都让二本老师兼,二本老师当然总有各种理由不来给我们上课,我却发现我们同学还挺高兴似的(都忙着在寝室打人机呢)(都忙着在寝室看红高粱呢)就算二本老师来了,课上得也真没劲,比较文学的课上得像数学课一样,老师每次想结合点具体作品提问,都会看着我们同学一张张狡黠的脸——什么书都没看过,什么都不知道,逼的那个老师都问我们:我真好奇,你们既然什么书都不读,当初为什么还要报汉语言文学?

综上所述,不抱着“报了某某专业就可以前程无忧”的学生不是好厨子 8)

我在这个大学里也没什么朋友,也懒得跟他们说“好自为之”这种话,反正说了他们也听不进去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