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某某的中二阴谋论

又开始上学了,这应该是我最后半年的学校生活(在天朝)

基本上身边的人还是那种状态,除了上课听歌、睡觉、玩手机,下课去厕所抽烟,或者索性逃掉之外,好像没觉得这大三与大一究竟有什么区别。我坐在那个课堂上,也是已经到了基本上听不进去几个字(的年龄了),总在郁闷地想着一个阴谋论似的东西,我一直好奇整个社会对大学生(确切地说是扩招以后的大学生)的态度,说来也很奇怪,一方面许多人批评这一代大学生的懒散与堕落,另一方面,他们似乎也在纵容着这种事情。

毕竟我目之所及的只有这些,逃课也好、睡觉也罢,最后该毕业也都毕业了。教育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了一个你买我卖、各得所求、谁也不得罪谁的交易,其实更像一个局,在这个局里面老师们有工作干,学校有学费赚,这群孩子们能安安分分不惹事别游行,也就够了。至于教育最终能有多大成效,学生究竟能学会什么,其实都并不重要。“借鉴”论文、花钱发论文、买个证、考试做个弊,其实大学生又有什么力量呢,所谓的堕落行径,倘若没有周围环境的默许与纵容,外加利益上的交换,恐怕也很难实现吧。

有时候你不得不感慨什么叫“中国人的局”,恐怕只需要点到此处,就有很多人会心一笑。

最近存贷利率又下调了,我这阴谋论居然蓦地认为都是反腐惹的祸。春晚看我爹在那抢红包,咱也会觉得(其实借微信支付宝潜移默化推广网络实名制,那都是小事)靠这些无聊的文娱活动占领你们这群P民的精神生活才是最首要的。前两天看CCAV报日本电饭煲,整来一个日本专家发言(还不敢放人家日本人的日语原话录音)大肆教化我众应当安于中国低成本制造(我擦嘞)难道让我们这群人整天吸着毒空气、吃着毒食品,造着那些偷工减料的产品,回过头来坑害我们自己人,这就是政府口中的拉动内需?

抛开这些中二言论,回归本题,我不知道为了“教育”这一车车粗制滥造的大学生,究竟解决了多少人口的就业问题,究竟创造了多少GDP,只是,你便放任了他们粗制滥造,你又让他们将来何去何从?是,“体制”固然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归宿,那些抄论文的去考研了,那些买证的被安排进事业编了,无非是下一代接上一代的班,千锤百炼。可是体制外的呢?那些无势无能又没钱的人究竟该去做什么,搬砖?不知道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毒奶粉和假货。我大天朝局域经济圈是如此之繁荣哉,在这个局中我们总能找到一种平衡,似乎都能各得其所。可是,羊毛终究总有一个出处吧,换来的是苟且的安定,牺牲的却是整个中国民族的素质,或者,倒不如说是气节。

中二病日常发泄,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