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的人,看什么都是矫情的

我已经对那些反映中国底层人生存状态的文学上瘾了,譬如《中国在梁庄》,譬如《出梁庄记》,最近又看上一本《打工女孩》(不是工厂女孩)作者是一位美籍华人,还是一位女士,这两条叠加到一起,她的切入点还是挺独特的。偶尔我也会看到网上关于这人的议论(她的口碑显然没有她丈夫更好啊)说这书写的太矫情,一个美籍华人将自己的出身与那些外出务工者相提并论,简直满篇都是矫情。凑巧的是,当初我看《梁庄》的时候,网上也有好多人说,梁鸿就是矫情,一个大学教授怎么能体味到农民的情感呢。这么两下一对比,遂得出一个结论:矫情的人,看什么都是矫情的。

那天翻图书馆读报机的时候,看到一个”打工文学“期刊,隶属宝安日报旗下。当时还以为是一些跟梁鸿和张彤禾相似的东西,留心读了好几篇,有些人在写他们在流水线上的安分生活,有些人把车间作业的过程编成了诗,我横竖都觉得这是ccav的每日七点档,我们基层文学都堕落到这种地步了?恐怕不是吧。把这些东西披上所谓的打工文学的名头,这些编辑也真好意思干得出来,你们好歹整天风吹不到日晒不到,你们不替那些农民工说话也就罢了,还帮着官方的不作为擦屁股,真臭不要脸也。

所以说像天朝这种地方文学绝迹无所谓,反正文字狱那么重。一面打击小4、于妈那种垃圾制造者,一方面自己又制造垃圾,本末倒置,真可谓世间奇观。

说起来,这本打工女孩里屡次出现了1989年这类字样,居然没被砍……

矫情的人,看什么都是矫情的》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