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写什么的时候

忙的时候从来不写日志,因为真的对写什么很茫然,有时候感觉更像是碌碌无为。例如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在家里忙着卖黄裱纸,虽然在行当我们的小镇很赚钱,我却总觉得这种生活很是奇怪。早晨六点钟早早起床,稍稍洗漱一下就要去卖货,一直卖到晚上六七点钟,吃完晚饭早已累的什么都不想干,也什么都懒得想。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的生活,只是因为很赚钱。

所以常常那这种事自励,将来不能这样,就像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活着也是一个不能思考的机器。可是这种界限很难把握,时常觉得不安,现在难道不也是过着这种生活么,身在局中的时候谁也不能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