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池

前几天把博客小标题改了改,“好久不见了!OK!真怀念那时啊,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其实是MM2汉化版加西亚寄来的信的台词。那天猛地想起来这句,忽然感慨现在与过去的界限究竟在哪里呢?其实我只要坐着火车回到老家,就能得到所谓“过去的生活”了吧,明明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却又似乎永远跟你无缘了。

就好像重装机兵在好多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样,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玩到,然而,又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