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

如果不是当初写了点日志,我甚至都忘了我爷爷已经死了多少年。那些年一直活在他曾经的影子中,那时候觉得,如果他没死,我现在完全可能走在另外一条人生道路上吧。

只可惜都熬不过岁月,后来我也渐渐把这些事忘掉了,连我爷爷说话的声音、他的样子都忘了,爷爷生前几乎没照过照片,我也没能留下他太多的影像,所以现在连他的一寸照片我都细心保留着。

所以在我奶奶活着的时候,给她拍了好多照片和录像。

只是没想到她会走的那么快。其实我对他们俩的感情是一样的,奶奶在我三岁的时候得了脑血栓,至今正好二十年,想想一个半身不遂的人能活二十年也是很了不得了。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她会怎么死,譬如死在脑出血、老年痴呆、癌症,或是瘫在床上被各种并发症折磨,没想到最终的结局是心肌梗塞,虽说这种暴毙一样的死法实在叫生者无法接受,然而据说心脏病死的时候没有痛苦。听说她死之后,面容都比活着的时候更俊俏了。

我还是没在出殡前赶回去,虽说我并不在乎这个。我们二十多年一直生活在一起,时常想起往昔的记忆,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为她端尿擦屎,成天陪着她,在一起互相解闷。只可惜那些年我和她还有我爷爷之间的共同记忆,现在也只有我一人独自承受了。

她死后的第三天,我就赶紧把她的床撤走了,我知道父母已经无法承受每天回家看到一张空床,其实我也受不了。夜里的时候,总是觉得屋子里还有她半夜起床在客厅里的走动声,那种脑血栓病人特有的脚步声,之前我有写过。我也时常想起喊她去尿尿的事,也常常想到想起她已经死了的事实,总觉得语噎。

她走了,那位已经照顾了她三年的保姆阿姨也失业了,今年十月一大概只有我一人独自在家守空房了。

想想她已经走了五天,我却连一篇日志都没发出来,真是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啊。

唉……

生不由人,死亦不由人》上有3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