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某某的中二阴谋论

又开始上学了,这应该是我最后半年的学校生活(在天朝)

基本上身边的人还是那种状态,除了上课听歌、睡觉、玩手机,下课去厕所抽烟,或者索性逃掉之外,好像没觉得这大三与大一究竟有什么区别。我坐在那个课堂上,也是已经到了基本上听不进去几个字(的年龄了),总在郁闷地想着一个阴谋论似的东西,我一直好奇整个社会对大学生(确切地说是扩招以后的大学生)的态度,说来也很奇怪,一方面许多人批评这一代大学生的懒散与堕落,另一方面,他们似乎也在纵容着这种事情。

毕竟我目之所及的只有这些,逃课也好、睡觉也罢,最后该毕业也都毕业了。教育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了一个你买我卖、各得所求、谁也不得罪谁的交易,其实更像一个局,在这个局里面老师们有工作干,学校有学费赚,这群孩子们能安安分分不惹事别游行,也就够了。至于教育最终能有多大成效,学生究竟能学会什么,其实都并不重要。“借鉴”论文、花钱发论文、买个证、考试做个弊,其实大学生又有什么力量呢,所谓的堕落行径,倘若没有周围环境的默许与纵容,外加利益上的交换,恐怕也很难实现吧。

有时候你不得不感慨什么叫“中国人的局”,恐怕只需要点到此处,就有很多人会心一笑。

最近存贷利率又下调了,我这阴谋论居然蓦地认为都是反腐惹的祸。春晚看我爹在那抢红包,咱也会觉得(其实借微信支付宝潜移默化推广网络实名制,那都是小事)靠这些无聊的文娱活动占领你们这群P民的精神生活才是最首要的。前两天看CCAV报日本电饭煲,整来一个日本专家发言(还不敢放人家日本人的日语原话录音)大肆教化我众应当安于中国低成本制造(我擦嘞)难道让我们这群人整天吸着毒空气、吃着毒食品,造着那些偷工减料的产品,回过头来坑害我们自己人,这就是政府口中的拉动内需?

抛开这些中二言论,回归本题,我不知道为了“教育”这一车车粗制滥造的大学生,究竟解决了多少人口的就业问题,究竟创造了多少GDP,只是,你便放任了他们粗制滥造,你又让他们将来何去何从?是,“体制”固然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归宿,那些抄论文的去考研了,那些买证的被安排进事业编了,无非是下一代接上一代的班,千锤百炼。可是体制外的呢?那些无势无能又没钱的人究竟该去做什么,搬砖?不知道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毒奶粉和假货。我大天朝局域经济圈是如此之繁荣哉,在这个局中我们总能找到一种平衡,似乎都能各得其所。可是,羊毛终究总有一个出处吧,换来的是苟且的安定,牺牲的却是整个中国民族的素质,或者,倒不如说是气节。

中二病日常发泄,看看就好。

我们在大学都写神马论文

20141210220148

课少了,论文就多了,我们这学期大大小小写了不下10篇论文了,虽说本科生写那玩意也算不上论文(都是一些学术垃圾!!!)写到有顶天也就3000字,平时也就留1500字。可那也是字啊?是字就得写啊,让你们、Ctrl+V着不闹心么?

以前小学初中写这种类型的东西,我们就是去书上找一段,抄抄抄,现在索性都上百度搜了(我搞基点,我上Google)其实无论如何,不都是抄抄抄?反正我们老师对这种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别做得太出格(比如,在网上down原文,好几个人交的都是一模一样的作业,那样肯定会被磨叽——不过老师也只是磨叽磨叽,无非是平时成绩给你扣几分罢了)老师们有时候恨不得教我们怎么抄:你去网上down一篇文章,改改细节,把开头变结尾,结尾变开头,不就完了嘛(他自己也方便向学校交差)

至于其他的,现在有情怀的老师又有多少,有情怀的学生又能有多少?就算这两者兼有,可是你看看现在中国大学的狗逼制度(就像狗一样,你刚一见它,它跟你凶神恶煞,等你被逼急了,就在地上抄起一块砖头,它就立马变孙子了)有这样的制度保证,就算你好好写了,他好好看了,可是,有意义吗?学校给你发奖学金吗?四六级能过吗?那么这时候,就有一些义正言辞的小伙伴们要开喷了:你这是自己骗自己、你这大学是给自己上还是给别人上的、blahblah……好吧,我给自己立个信标,给自己加250点厚脸皮BUFF,忍受旁人各种非议和白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唉,这就叫集体无意识。

就拿上面那张图来说吧,叫我们写开题报告,研究“穿越小说的艺术特色”(哎呦我去)。我对这种议题实在是恶心的不得了,因为我上网搜了一份关于玄幻小说的博文,我看那开头不错,就copy了来,把里面的“玄幻小说”全部替换成了“穿越小说”,又适当改了改。然后发现——卧槽!居然毫无违和感!有木有?

其实真不知道现在国家是怎么想的。一年一年的大学生、研究生多得像蓝汪汪的还是一大片,就算他们只交一篇毕业论文,一年就是几百万篇的论文,就算历史名流如天上繁星般,也禁不住你们这样写啊?我记得前两天余华的那本不知所谓的《第七天》出版之后,知网上就能搜到关于“解读《第七天》”的论文了,各种解读,翻过来调过去地解读,用炒勺解读完再用微波炉解读,喂喂喂,有意思吗?既然现在学术界都糜烂到这种程度了,干嘛还要这么多大学生、研究生当白吃饱,就为了还你们欠银行修学校大门的钱?

当然,作为一名学术垃圾的制造者,我也要做检讨,我已经用我三年的博文来证明我上这个大学是多么的后悔,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请党和国家放过我,请老大哥不要看着我,我以后决心好好搬砖,早日移民,为了尽早实现我国“美国梦”的目标而奋斗。

——插一句题外的,谁要是说中国有学术氛围,我就抽他一耳光。

——再插一句,其实这位老师留的这个“开题报告”作业倒也不无价值,毕竟我们以后会涉及到毕业论文。想想这老师还挺年轻的,刚开学那阵儿还很认真地批过一阵儿我们的作业,人的棱角不都是被时光渐渐打磨平的嘛,估计用不了几年她就也变成我们学校的老油条了。

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热门专业遭冰冻之谜

前一阵子教育部发布15个低就业率专业,我就各种喜感,法学中奖了,市场营销中奖了,电子商务中奖了,怎么就没有汉语言文学呢?个人在某破烂三本潜了三年了,对某些情况还是略有了解的,不如分类扒一扒。

对于法学的低就业率,我没什么内部考察,但我们系就叫“文法系”(真TM奇葩·名),汉语言文学和法学都是很老的专业(虽然是个三本),按理来说这种老专业的师资配备应该很不错的(虽然是个三本*2),但我从一些主管就业的老师嘴里套出来一些实际情况——法学的就业率还是相当低的,至于为什么,他也讲不清楚,他只是给了我一个数字——如果每年的毕业生有300人,刨除10个考研的,20个考公务员的,20个他爹是李刚的,剩下那250都回家呆着去了(果然是个三本)

市场营销中奖我倒不惊讶,我有个堂哥就是学市场营销的(专科),毕业之后也不太顺心,一直超市、商场、工地干,还都是一些又苦又累的活儿。虽说有“事在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我也觉得他学的这个专业不太靠谱,有一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感觉。

同理,个人认为电子商务也没好到哪儿去,像我们这种穷鬼学校也开了电子商务专业(二学历)这里讲一个人,我有一个很13的同学就去学了电子商务,他知道我在学计算机,第一天就给我显摆他记的笔记,我记得他的笔记有两页,有一处记了个POP3和SMTP,我问他,你懂什么是SMTP么?他说,不懂。我说,不懂你还记?他说,老师讲了就记呗。他的那些笔记好像我看的一些计算机基础科普书,虽说那些书的涉猎层面都很浅,那我还看了几个月,他们几节课就讲完了,每节课两小时(老师肯定会提前走)可见效果。有一次我丢在教室的PAD被他捡到了,我就去他正在上课的教室找他,那教室是个小机房,几个正聊得很high,我也分不清哪个是老师,就径直进去了,他那时候正抱着我的平板跟他对象玩dumb ways to die,我是一把夺过我的PAD就愤愤地走了。他的期末作业是做一个网站,他求我帮他,其实我真不想帮他,我问他既然不想好好学,当初为什么还辅修这种东西,他跟我说为了凑学分,言外之意凑够学分好拿毕业证啊。我想,既然那群老师都厚颜无耻给他们上课了,那我还装什么,就帮他做呗,我拿dreamweaver花10分钟给他弄了一个网站,我连边距都没怎么设,他收到了貌似还挺高兴的样子。综上所述,像他这种电子商务“人才”毕业找不到工作,我只想说俩字:活该。

这其实就是一个怪圈,学校扩招,想多捞钱,就得多设专业,就得降低指标让学生顺利毕业,以便吸引更多的学生来这里读书。而学生呢,反而因为学校的“量化宽松政策”大批量涌入高校,即便整日不学无术也能拿到毕业证,到最后造成每年都有大批量的水货毕业。像我们汉语言文学专业,每年的学位课老师都会把考试范围提前画好,虽然不是直接给答案,但也跟给答案差不多,反正即便你一个学期都不学无术,期末的时候突击一晚也未必会挂科。考试是过了,可是,你来上大学难道只是为了背一天答案的吗?有时候觉得现在的大学真是“毁人不倦”,我那群同学却还傻傻地觉得站占到了什么便宜似的。

像我们系这些年本来就缺老师,好多课程都是好几个老师在兼,每个课只有一名老师,搞得老师和老师之间连个学术交流的对象都没有。就算是这样,资本家们还想继续抽,去年又抽掉了一批老师,搞得现在我们的一些课程都让二本老师兼,二本老师当然总有各种理由不来给我们上课,我却发现我们同学还挺高兴似的(都忙着在寝室打人机呢)(都忙着在寝室看红高粱呢)就算二本老师来了,课上得也真没劲,比较文学的课上得像数学课一样,老师每次想结合点具体作品提问,都会看着我们同学一张张狡黠的脸——什么书都没看过,什么都不知道,逼的那个老师都问我们:我真好奇,你们既然什么书都不读,当初为什么还要报汉语言文学?

综上所述,不抱着“报了某某专业就可以前程无忧”的学生不是好厨子 8)

我在这个大学里也没什么朋友,也懒得跟他们说“好自为之”这种话,反正说了他们也听不进去 8)

什么叫“志在人为”

我时常会看着身边这群三本狗(含贬义),想起我曾经认识的一些人,我总觉得我是从那群“优秀的人”堆儿里混出来的(限制条件:仅限我眼前的,请自行排除马云),我还是时常想起她们,比如说我那小学时光(北票市第七小学),有时候觉得在某些经历真的能用传奇来形容。你现在很难想象现在哪所小学会每年组织大大小小不下10场的全校大型活动,不仅仅是开学典礼、六一庆典、五一中秋国庆庆典、看电影、春游、会操比赛、合唱比赛、演讲比赛、武术比赛(个人专项)、智力竞赛,每天晚上学校会组织各种兴趣班,每年年末有元旦联欢会(班级为单位的),就算是每年的寒暑假,还要我们这些班干部组织同学去社区里扫楼道、去敬老院(我更觉得这像作秀,因为我没去过,我的副班长总领着女生队去,现在回想起来一个三年级的丫头片子居然能把联系敬老院、相关沟通、带队等等这一套流程搞下来,而且还搞得像模像样的,真是不可思议)现在的学校都被中国的教育体制给毁了,就我所知那些小学生每天除了做作业就是做作业,如果要提一些课外活动的话,给班主任送礼算不算呢?或者,打CF?现在我们的大学整天都在搞这些活动,搞得简直跟我们小学一模一样,想起来我就觉得可笑。

当然,我的副班长终究不算那个优秀堆儿里的,因为我的官儿比她还大(我这个正班长还是兼职)我们学校只有一个大队辅导员负责学生工作,以上所有的活动,她只负责签头,她签完头,剩下的事情都是我们这群大队干部来做。我第一次去大队部做跟屁虫还是二年级,当时跟着一堆五六年级的人(大哥哥大姐姐)做什么联欢会的策划,看着他们写台词、做节目单、排练、策划一些特别的过场(比如,如何捧领导的臭脚又不被领导发觉),当然也包括串台词,那时候没有百度,所有的参考资料只有学校发的《新少年》,一切策划均为原创,绝无掺假。我们这群跟屁虫当时自然很佩服那堆大哥哥大姐姐,用现在的文艺嗑——组织能力拔群!直到我们也当上了那群人,没事就要去大队辅导员办公室开会,还常常被教育说:你们是真的不如上一批的干部(带我们的那群),他们那时候还常常来我的办公室汇报汇报工作,选你们做大队干部不是给你们光环,而是什么的blah blah……

谁动了我的奶酪

汇报工作这件事我自然听过,因为那一届大队干部实在太优秀了,有在学校专门做广播台的,有专门学绘画的,有会舞蹈和唱歌的,还有练体育的,带头的大队长除了学习好,气质也好,常常代表学校出去演讲,在坊间(民间)的名气也非常大,因为她的经历太特别了,好像是因为父母离异,从小就没爹没妈,靠爷爷奶奶养活,这种环境下出来的社会渣滓不计其数,可她就属于“人穷志不穷”那一类,在学校里特别卖命,当时有一个企业家来我们市资助优秀学生,从15所小学里选了不到10个人,她就是那其中之一。我对她的唯一印象就是有一次我们一起玩单杠的时候,我在她的书夹子里看到了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当时的中国还罕有畅销书的概念(虽说现在这种书鸡汤书白送给我都不看),一个五年级的穷学生整天连零食都吃不起,却去买这种书(我可以证明她吃不起零食,因为我整天泡在我们学校门口的小卖部里吃辣条)虽说就是这样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学校里的穷鬼,想想这小屁孩的觉悟还是蛮高的。后来我还真的搜索到了她的消息,她考上了北京语言大学,算算时间她现在应该已经毕业两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的人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缘分再见到。

我经常好奇我印象里的那群“优秀的人”现在在做什么,他们多数肯定也在读大学,也不知他们读的是什么样的大学生活呢?许多年以前,我们都是被自诩过的、被他诩过的能考上清华北大的苗子,虽然到后来我们谁也没考上,但他们都是一本B、一本A,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地考出去了,只有我一个落到了小三本,搞得我直到现在每次上同学号都得隐身(真丢不起那人啊)当然,也有那种当年跟我争第一争得热火朝天的穷鬼苗子,现在也在一本过着整日醉生梦死的生活(我偷偷调查到的)(请称呼我冠希文清正廉直恶心丸有时候觉得,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人穷志不穷”解释明白,如果非得找点儿什么道理的话,我看还不如说——

缘由天订,志在人为。

君为刀俎,我为鱼肉

作为披着汉语言文学专业皮的程序猿,我很庆幸自己直到大三才暴露。自从“某某电脑特别狠”的消息不胫而走,我发现我现在最怕听到电话响,因为你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有稀奇古怪的人来找你干各种稀奇古怪的事。

譬如有一次,一个老师让我给帮着装QQ影音,上一次是叫我帮着注册一个百度网盘,打不开PDF也来打电话问我,缺PPT了也来找我,装系统这种事更别提了。我原以为求程序员装系统是对程序员莫大的不尊重,现在我改悔了,对比一下前几条,装系统都算是好的了,几乎都是常识性的事情也要叫我来做,我到底是个程序猿呢还是礼拜天呢?在这帮人眼里我是秘书吗?(我难道是那群只知道吃、吃、吃、吃、考公务员和村官的文秘吗?)

最近在读慕容雪村的《中国少了一味药》,雪村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现代人高智商,但他们就是不懂一个常识——饿了要吃饭。我真纳闷这些人能考上研,能考上计算机二级,能考上这个考上那个,怎么连这些简单的问题都不懂呢?还是根本不想懂?当然人家会说,我就是不会(吃),我也能赚这个钱,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我才不会说我是在讲某些文科向职业)

反正,我是跨了俩专业了,学计算机的不要在我面前讲学文的愚腐,学文的也别跟我讲学计算机的木讷。但如果让我从这两样之中选一样,我是果断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更何况我们现在接受的究竟是神马教育,我们到底是在学做文人,还是学做奴才——我不懂。反正我不是奴才,连这帮老师的活儿都懒得干,将来还怎么给领导端茶、倒水、拉窗帘,还怎么学着来事儿?总之我现在就是鱼肉,他们就是刀俎,也就我暴露的晚点,不然我估计前两年我们系最棘手的活儿都得落到我手上。

Moto G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无限轮回

小学门口

前几天跟基友闲侃的时候,我给他发了这张照片,并且讲了讲当时拍这张照时的情况:

某小学门口,龙蛇混杂状,有家长在接孩子,有托班和小饭桌在招人,做全托的举着个牌儿,上面标着自家的店名,下面几个家长排队等在后面,校园里面是小朋友们一个个站着排,等着老师领出学校。

这种情景好像似曾相识,几年前我过的就是这种生活,这些家长里不乏一些二十三四岁出头的,好像孩子一样,没想到几年过去,他们的孩子过上了他们曾经的生活,而他们步上了他们爹妈的后尘……

生生死死就在这个圈里轮回,究竟何时才有出头的机会。

话说,运动会加油稿从何而来?

年年运动会,学校都要加油稿。像是学校那群二百五要的东西,比如XXX的读书报告、XXX的学习笔记、XXX的社会调查啦,哪一样现在不都是在网上抄抄改改拼出来的么?只不过这样抄容易撞车,我一般都是先把Google切换到繁体中文,然后用繁体字来搜索一些资料——没办法,学校二百五,学生更是一帮二百五,连怎么避免抄重样儿都不知道,话说我咋就这么聪明呢(自恋ING…)

不过这次的运动会加油稿的确没抄着,在Google繁体搜一搜,根本搜不到这玩意,很明显这都是天朝的特色,人家香港和台湾根本没有运动会加油稿这类东西,又怎么能搜到呢?哎,就是这么一个做作的国家,从主子到奴才都这么做作,真叫人无可奈何哉。我还是百度一些自己胡乱改改吧。

无意识的荒漠

总有一些在国外走马观花过的人说:我去过美国,去过欧洲,我不觉得上海和北京比它们差在哪里,至少在都市化上,中国并不比他们差。说中国人没钱,老外肯定不信,既然有钱,我们可以买来都市,买来科技,买来一切能买来的东西,新的东西总会有的,源源不断,一并买来便是。

我不知道举跳广场舞那种例子是不是太俗了,在那些号称“巴黎豪园”、“加州天堂”的欧式小区里,老太太们跳着广场舞,老头们聚众打牌,张家长李家短,谁家相亲了,谁家弄来了低保了,共产党又涨了谁家的工资了,这就叫中国特色吧,不羞不臊不伦不类,我们先把走资派的东西买来,把领导的脸镀得金光闪闪的,至于文化被改造成什么样那完全是另外一码事。

外国发明什么,我们就买什么。虽然表面上我们的生活与国外没有差别,这其中却有大不同。人家在不断创造,我们在不断破坏,让中国人对这种买来的现代化发表看法,论调总是苍白无力的。手中握着iPhone的土豪总是招人厌恶,老外们对于技术的改良已经到了一种精益求救的地步,然而传到中国却变成某些人眼中的一些符号,那是中国人面子观念的一种异化,我们明明拥有那些悠远的文化底蕴和庞大的人才基数,却要他们渐渐淹没在无意识的荒漠中,真是可惜。

少年所见的都市原风景

记得前一阵去沈阳的时候,偷偷摸进了东北大学,在那种连一个平价餐馆都找不到的城市里,大学却像是与喧嚣的四下有所隔绝似的,像一个庇护所。我记得东北大学是在沈阳的西南城区,在一片静谧的老式小区里,门口除了一架高架铁路似乎也看不到什么明显的带有都市气息的东西。

“在围城之中居然也能看到如此清澈的天”

——我如是感叹,虽然几公里之外就是大城市所谓川流不息的公路,但对于这座象牙塔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

我有一个在南方上学的同学,回到北方的时候却在晒我们这里高楼大厦的照片“蹲下来都拍不到楼顶”,我知道他所在的城市不知要比北方最发达的城市还要发达多少,可他为什么要惊诧于一个不发达地区的高楼大厦的景色,这答案只有一种,那就是他在南方也根本没有见过这些。

我有时候觉得,虽然大学这个东西已经被资本利益扒得赤裸精光,然而它与社会真正的距离还是太远了。我也是在走读了很久之后,有一日穿行于这钢筋水泥丛之间,陡然发现我的家门口也拔起了两座轻易望不到顶的高楼,而我平时根本没有在意过,我这才发现:虽然我对都市的感觉早已渐渐麻木了,可还有那么多人原本身在都市之中,却没见过都市的模样。

被洗掉的一代

有人批大学生毕业照穿红卫兵服,我想说我们学校这几年一直都时兴这个“传统”,年年都是一帮大学生欢天喜地地装红卫兵,也没见有人批啊?这次是这个黑龙江的学校被拉出来批斗了,人们说:这些大学生怎么能这样荒谬,这简直不就是亵渎父辈的历史么?殊不知过了几天之后,他们早会把这件事忘到二脑门后,什么文革啊、苦难啊,终究都是麻木,淹没在中国特色xx主义建设的滚滚红潮中……

中国社会本身就是一个荒谬的存在

中国大学生毕业照仿红卫兵斗同学遭轰

Kindle Fire HDX 8.9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