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酸谷】序幕两篇

原稿修改中……

但我觉得这两篇序幕写得可以读

《这也是一种大欢喜》的灵感就是汲取自这里

 

 

第二部 序幕

序幕

掠夺者抓走了很多人,狩猎人类的卡车披着夜幕离开了马多。

整夜,马多镇都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一毫人类发出的声音。

空荡荡的房屋遗忘在那儿,只剩下屋子里的满目狼藉——破裂的门板,桌椅的碎片,餐刀,小孩儿的玩具,还有铺撒了一地的纸币——再没有人去捡,也不会有人来捡。物是人非,人终于像蒸汽一样从这个马多蒸发掉了,只剩下这沉寂着的一切。没有人能够读懂自然的语言,不知道它们究竟是在守望,还是在 欢庆解放,解放着自己终于回到了自然。或许只有等到纸币都被吹进咸海,建筑都摧枯拉朽地塌陷时,才能看见真正的答案——那将是对于人类以及掠夺者的文明最 公平的裁判,一切的一切都将会毁灭。但是现在,却没有人能预言未来。马多的灾难——只不过是掠夺者试图统治酸谷的一个缩影,先前——以及不久后的将来,会 有越来越多的城镇沦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类被掳去做生化实验,还有越来越多的爆炸,鲜血,死亡……

流星划过夜空,放出灿烂的光,像是老天沉郁了很久之后,露出的冷笑。
很可能,很可能死亡就像这流星划空一样,无论是谁,都只不过是整个自然界循环一道小小的闪光——仅仅是在须臾之间,自是觉得很伟大的,其实只不过 像蚊子叫两声,然后被人拍死,太渺小了,太渺小了……死亡往往是可怕的,没有人知道死亡究竟是什么样子,只知道掠夺者、人类以及世间万物都畏惧它。然而, 死亡却从没厌恶过任何人、任何事物。即使是山巅的硬石,也会被风化成末,在微风习习时飞起,然后时飘飘洒洒地融入到最伟大的生命体中,就如同对这死亡有大 欢喜一样。有人说死后灵魂会升入天堂,有人说死后灵魂会受到最公正的审判,还有人说死后意念会归往西方极乐……但那只是对于人而言,或者是说对于人跟掠夺 者这种拥有所谓“文明”的生物而言,对于那些非文明的,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定义死亡呢?
这时,流动的水孤独地倾诉着心声:“其实只有死了,才得以长生——化作尘埃,便与最伟大的生命融为了一体,也就变成了自然……”
真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孕育着生,还是埋葬着死?
不知道当两种文明打得两败俱伤时,他们彼此究竟能够得到什么,难道仅仅是统治与被统治吗?还是更大的权利,更高的地位?还是——只有死亡?风依旧 在吹,仿佛在为他们悲号。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无论何时风声都不会停止,无论何时火山也依旧会喷发,甚至于世界终究会走向毁灭,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但这 并不代表着生命的终结,最终会有一个生命体存活了下来,她的存活可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为了创造——重生!
天真冷!即使太阳出来了,也驱散不尽寒冷,只有阳光冷漠地照在战士们冰冷的尸体上,这也倒算是一种安慰了。人类啊终久没那么伟大,死去了只会躺在 地上,才不那虚无飘渺的东西究竟飞向了何方……

 

第三章 序幕

 

序幕

这是在Thunder临走前的那几天……

此时,马多正在下雨,是那种湿淋淋的有些发冷的雨。风已经很少再刮了,所以四处显得十分静谧。路上没有人,只剩下空落落的街道,敞开怀抱接受着上天的亲吻——冰冷的雨撞在僵硬的土地上,迸发出冷寂的声音,却给人一种莫名的美感。

也许,这将是今年最后的一场雨了,在这之后,冬天就会来临,带着雪花与那寒冷的心,冰封一切激情——乃至伤痛。所以,不论是无论是天,是地,是整个马多镇,还是刚刚从试验田回来的Thunder,他们都静默着,仿佛像画一般,旁观者望去——满眼的悲戚与留恋。

但这一切真是这般平静吗?

战火——留下的俨然是一片废土。弹坑、沟壑、残垣、死灰,像强盗一般,得意地踏在大地上,仿佛在展现它们的杰作。酸雨侵蚀尽了土地,现在剩下的更是一片贫瘠,它们显现出奄奄一息的黑色——这不是黑土地,这只不过是被炮火熏黑的罢了。

“多么凄凉的景色啊!真是一场吻别。”Thunder站在战车大厅的门口,望着这霏霏的雨,赞叹着,“冬天该来了吧,如果下起雪来,不知会怎么样……”

曾经的Thunder很喜欢冬天,可现在的他却烦透了雪,也烦这种郁悒的雨——尤其,现在正是黄昏。可是郁闷永远是躲不过的,与其憋在屋子里面,倒不如去外面宣泄一下,大喊一声,也许心情就会好些吧。Thunder就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才一直留恋在战车大厅的门口。他本想喊来着,只是当他听到宁静的雨声,就仿佛一对恋人在窃窃私语时,心中有些不忍,不想破坏了这种奇异的氛围,便站在一旁,沉默地观望着。

他只是好奇——这场雨究竟会下成什么样儿?

只不过是看到雨一直在下着,直到下成了小冰晶,小冰晶变成了雨夹雪,雨夹雪又变成了小雪,小雪又变成了大雪——可以说,上天的把戏耍得很不错。他的确深爱着那片大地,他也惋惜大地所受到的伤害,但他并不理解大地,他以为——一场雪就能够掩盖一切——包括大地上的伤痕和一切所受到的摧残。只是,所有的雪花却都化成了水,流淌在坚硬的土地上,这片冷酷的土地没有收容一滴雪水——大地并不买账。

或许说这一切真的就只是些留恋——如果大雪覆盖了伤痕,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天与地依旧像从前那样,忘掉一切,平静安详的在一起生活……可是,雪确确实实是被融化了,大地的的确确没有买上天的账,她孤注一掷,她已经放弃上天的追逐——即使那是一份很不错的感情。而上天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的大地,表面很平静,可眼中却燃烧着复仇的怒火?

不然,是谁炒熟了干瘪瘪的叶子——它们并没有变黄,都是土绿色,薄薄的还打着卷儿。它们并不是自然枯萎的,它们是被另一种力量生生给扒下来的,那种自称是摧枯拉朽的力量,不仅毁了树叶,当然还毁了树,还有树林,以及树林里面的一切——只要炸弹的气浪轻轻地一推,一切便从此消失了,什么都不会剩下——哪怕是尊严。

马多镇中倒是还有一棵大枯树,它孤零零地立在镇子中央,一丝不挂已经有好些日子了。就是这样一个死了不知多久的东西,却落不上一点雪,只能听到雪水不断地顺着树梢滴落下来,发出富有节律的空唱——更像是一场争吵。也许这是大地的缘故吧,既然眼中满是火焰,保不准毛孔里也冒着复仇的烟。可她之所以这样,之所以自己燃烧着自己,摧残着自己,并不是想得到什么补偿,因为补偿已经无谓了,消失的也便消失,岂有复还的道理?她只是恨这白雪作饰的大地,这一点倒是跟Thunder相同。而且Thunder猜得也很不错——这的确是一场吻别。纵使上天深爱大地,可他也阻止不了大地的复仇,他虽知道大地迟早会被仇恨燃尽,然后毁灭,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阻止不了。大地开始了她的复仇之路,她只不过是想表明,她不甘心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她要报仇,她要向摧残过她的一切复仇——或许,复仇的路走久了,也就成了毁灭吧——也唯有毁灭才能解脱她自己。

天空渐变为黑夜,雪依旧下着。只是还在半空中,热气就把它们融化成雪水,于是又下起了雨。这霏微的雨,还有些温热,Thunder伸出手去接了一些,感觉那好像是人的眼泪。

“该是我出发的时候了……我是不会忘记这里的!”Thunder把那捧泪水洒向大地。

“即使,我也将踏上一条不归路……”Thunder暗叹着。他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去,快步跑上了楼……

 


日记连载

说:

 

2010-12-02 深夜发文党 天气还不知道呢

MMR吧的那个新吧主,真是个NC狂,貌似玩了几天MM就想装大尾巴狼……既然不服bloodymario,还去重装机兵吧晃悠什么?真没骨气!这种叫得很欢又没能耐的人,强烈BS!

2010-11-13 晴天

感谢父母能够理解我(数学44分……)

反正已经一年半了,该玩的都玩了,该经历的也经历了,也该回家了。其实我也很佩服自己当初的勇气,我坚信世上的路不止是高考一条,所以我才写小说、在MM界办网站,现在看来,那些路的确能够走通,虽然辛苦一些,但我忽略了一条更加轻松的捷径,我曾经离开了那条捷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人总要现实一些。

在周五晚上和周六的小假期,我会修改稿子,其余的时间用来应试吧……其实从这几天来看,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

 

2010-11-13 晴天

现在的感觉,每天睡4个小时跟每天睡7个小时是一个感觉……而且,我也终于领悟了那条名言:“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学习。”

我回归应试教育的第一个星期。

 

2010-11-02 晴天

补日记?没那个习惯,貌似也没发生什么……只不过是学生会变成了“黑帮”,学校学习衡水搞幺蛾子,弄得班级内部分裂,还有什么随手捡起一块纸?还奖励加分?你妹的~住宿生在复习竟然不允许躺着看书,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校部一定长了N个蛋,整天闲的轮着蛋疼!

=。= 不说了,为这脑残学校不值得,还是说作品吧……《迷途酸谷》今天终于有新东西了,但也不多,这一阵子资料站要发布《重装机兵战略版》,事情真是不少,昨天还有人来攻击网站,闹心中~还有资料站周年庆典的活动计划还没上传,可我的迷途酸谷也拟定好了修改计划……太多的事情不知从何干起。我还抽时间为《梦幻游记》添了一些东西,就是那篇酝酿了很久的短篇小说《平安果降临》,真想写好它,因为那毕竟是我身边的东西……该怎么办呢,既然该说的都说了,就撤退继续忙吧~

 

2010-10-20 晴天

事情真多,不知从何写起……

先写《迷途酸谷》吧,当初引入“语系”这个概念,并不是无端的,为得是以后可以设置一些不同的文化,比如当初我就把“|码头村”设定成一个充满中国风味的镇子,把“核榕”设定成俄罗斯风情的镇子,“大神社”是日本的,这自然不用说。最新的构想是把“码头村”改成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共存的地方,时间设定为初春(一个很热闹的时间)相信这一系列矛盾一定能碰撞出一些不同凡响的效果,这样也能体现一下“语系”——亚细亚语系和英格兰语系在这部小说中的作用。

另外,想写的是……最近这帮老师怎么一个比一个没良心,前两天刚月考完毕,又要期中考试了,每个老师都留了那么多的作业,甚至公开来抢自习课——还叫不叫人活?

还有,很可乐……今天语文老师在课上布置了一个随笔,看图写霍金(是那个天文学家,不是MM3里的那个小白痴哦),同学们写的好有趣……充满了高中生应试技巧的“智慧”,我管同学要了两个,就算是例证了,顺便把自己写的那个也传上去,这可是《冰風雪林》的典型素材啊……可惜,时间紧迫,先不传了,改日再写吧。

 

2010-10-19 晴天

终于回家了,能吃一顿家里的饭……虽然只有一个中午,至少能摆脱充满面包的生活……那非人的生活

 

2010-10-18 雨夹雪

咳……又想起了以前的事,看着手上的那条伤疤,我便想:我的确拥有一些常人所不具有的勇气,也不枉在酸谷当了这么久的猎人,也许真有酸谷这个地方,那么也许真的存在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thunder……

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呢?嗯……自己吃了两个面包,喝了一杯咖啡,中午不睡觉,下午的精神的确好得多了,我决定把这种生活继续下去——我已经半饥半饱一个月了,感觉挺不错。也能省下一些钱,能积累一点素材,只是那些老师……期中考试要来了,我冒着很大的风险继续着迷途酸谷的创作……总感觉自己的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似的……

另外,学校又出幺蛾子了,号召“随手捡起一块纸”?难以理解,又是一些面子活,能给谁加分?我可不信,即使加分也丢不起那个人。小灰狼也总是随声附和,又说着什么赶学生,不过是吓唬人,我太了解她了。什么抽烟30分,手机10分,男女关系过密怎么怎么样……陈词滥调!又说要住宿生打开橱柜,接受检查——真想跳到天上骂学校一顿,既然尊重学生的隐私,这又算什么?

 

重新启用这个日志……写日记,为的是给以后的《冰風雪林》积累点素材。

《梦幻游记》初稿

梦幻游记 文 / 雷灵

客厅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三个人。小雨低着头,把脸深深地埋在膝盖上,她的母亲坐在一旁,呜呜地哭泣着,父亲这时再次点着一支烟,默默地抽了起来,不时还传出些唏嘘的声音。大家都沉默着,只能听见外面的北风在嚎叫,哭号,就好像刚刚的小雨含着眼泪,声音沙哑地诉说着她想要退学的想法,她说她不想再念书了,她只是想成为一名作家,她要背上行李去做一场长途旅行,然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游记,出版,实现她成为一个作家的愿望。

然而没有人理会她。刚刚父母只不过是对她冷嘲热讽,小雨的态度却坚决得很,她威胁着父母,如果不退学,她就背上行李离家出走。于是气氛就被这句话给凝固住了,没有人在想说些什么,而且也觉得没有必要在说些什么了。后来父亲终于一把掐灭了烟头,冷冷地扔下一句“你自己随便吧,如果你负气出走没有人会阻拦你”便离开,进房睡觉去了。母亲后来也停止了呜咽,她对小雨说,叫她自己考虑考虑,便也离开了。

所有的人都走了,只把小雨剩在这个冰冷的客厅中。屋外的寒风依旧怒号着,小雨却在屋子里流着泪。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她只不过是想逃离这种生活,去追求她所爱的生活罢了,她并不是厌恨念书,她只是觉得这不是她的追求,她所向往的是如同泰戈尔那般的吟唱——那种面对大地之母的歌唱,她不想被桎枸在这里,因为她向往充满光明。

“黄绿的稻田上掠过秋云的阴影,后面是狂追的太阳。

蜜蜂被光明所陶醉,忘了吸蜜,只痴呆地飞翔嗡唱。

河里岛上的鸭群,无缘无故地欢乐地吵闹。

我们都不回家吧,兄弟们,今天早晨我们都不去工作。

让我们以狂风暴雨之势占领青天,让我们飞奔着抢夺空间吧。

笑声漂浮在空气上,像洪水上的泡沫。

兄弟们,让我们把清晨浪费在无用的歌曲上面吧。”

小雨躺在沙发上,含着泪,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她哭得更厉害了……

她没有怀着任何理由就走了,她似乎只是带了一些食物,一瓶水,还有一些能够想到的东西,比如泰戈尔的诗集,装在背包里,然后就离开了。天气不冷,也没有刮风,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她却像是得了一双猫眼,如同暗夜里的幽灵,迈着坚实的脚步,虽然形单影只,却又毫无畏惧。她也不知道将要走向哪里,只是觉得这条路曲曲折折、蜿蜿蜒蜒路却把她引向了大山深处。

当她登上山顶时正好是黎明时刻,太阳躲在更远的山的身后,在那一角的火烧云里还能看到云雾在奔腾着,熹微的光焰透过雾气发出一束束橙黄的颜色。

山里面很静,素净的冬天给大山除掉了很多浮躁,纵然大地脱去了所有的装饰,纵然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这里却依旧是美丽的。小雨倚在山顶的一块大石上,那嶙峋的石面上没有任何青苔的痕迹,然而把鼻子凑上去闻一闻,却也能嗅到些芬芳的气息——那是大地独有的气息,它散发的是泥土的芬芳,这种芬芳不是那种天气、那种时令就可以改变的。

她静静地默侯着,等待着神圣升起。那虽没有云蒸霞蔚的天边,太阳只不过露出了一角儿,光明就把山顶染得金灿灿的,比起那深埋在黑暗中的谷地和笼罩在烟雾中迷茫着的城市,仿佛是——天堂与地狱。

太阳越升越高,那令人敬畏的光明叫人睁不开眼睛,小雨四下地望着,四下都沐浴着晨晖,裸岩与枯丛似得到了昔日的活力,散发出细微的欢愉。欢愉是看不见的,然而小雨却兴致地欣赏着,即使灌木丛里只剩下槁黄,但它毕竟还活着,或是说为它自己的追求而活着,比起那群里在城市里的行道树——工业的烟雾没有呛死他们,挂在树梢上的塑料袋没有使它们窒息,它们汲取着黑色的地下水却依旧存活下来,但保不准它们的芯早已被染黑了。那群天真的家伙,它们自是以为把根扎在城市中,就成了都市的树,然而它们早已忘却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们自以为站在街道的边缘就能够分到一点羹,可是,它们得到的只不过是那些烟雾与尘埃吗?得到的只不过是从下水道里流出来的污水吗?人们都在为了生存冷漠地勾斗着,它们所得到的不也只是这冷漠的一点吗?

它们究竟得到了什么,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它们一脸的兴致勃勃,眼望着太阳愈加地晦暗,依旧在傻笑着?身在大山中的小雨,生根大山中的树木,这群纯净的自然体或许一辈子也理解不了那些奄奄一息的追梦者——它们能在城市里活下来,它们的确很顽强,它们的顽强值得每一个人钦佩,可是它们都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了别人,它们已经一无所有——哪怕是尊严,为了保存这幅臭皮囊它们可以接受一切侮辱,为了给自己的穿上一件花衣它们能出卖掉一切,这个世界就是被他们的贪念给染黑的,然而它们却依旧求索着、拼搏着。诚然,它们是在求索着、拼搏着,这又该是一种怎样的伟大呢?

可是小雨宁可躲在深山中,她从未认同过这种伟大,她宁可被这个世界所摒弃,这样她的尊严才能得以存留。她只不过在为自己而战,整个大山都仿佛在说“你是正确的”。她的确被这个世界抛弃了,可是,她也是抛弃了这个世界,她再不需要这个世界的一丝一毫,她知道那些高尚的言语不过是一些虚伪的掩饰,掩饰的下面雪藏着永恒的齿轮。很多人都在为它而拼命着,也有很多人为了它尔虞我诈着——那些高尚的亡命徒啊,他们的存在使得这个齿轮恒久地转动,再没有停下的希望。

可是这齿轮转动着,她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她不得不抛开一切,只带着信仰上路。她踢动脚下的碎石走向另一座山,一边走一边朗诵着诗歌:

“是走在一条从丛林到麦田的路

(但你们从不知道)

是走在一条从畜生到人民的路上

(可你们恰恰相反)”

这不是泰戈尔的诗,但这也是一首高尚的诗歌。高尚的人不止是泰戈尔,也有现代的人,他们很多是写诗的,也有写散文的,他们似乎都徒步旅行过,他们仿佛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从他们的诗文里小雨看到了那浑身湿透了的歌唱。

“自己何时才能成为他们呢?”她问着,她向大山发问。那声音经久不息,回转久绝,却没有人给她一个回答。

回答?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碌碌着的人们啊,请在乎这一句回答吧。这是生命的呐喊,他还没有死亡,千万不要把他埋在棺材里,让他慢慢死去。

小雨向着大山深处走着,四周没有丝毫风声,可是她却觉得十分寒冷,她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此时她走在一条窄窄的路上,这条路围绕在半山腰,下面是一条山谷。山很陡很陡,谷很深很深,如果一不小心踩空了的话,滚到深渊里,那将必死无疑。小雨知道这点,所以她很小心的走着,她小心地看着脚下的路,脑子里连诗歌都不敢想了。

可是渐渐的,她听到风声起了。彻骨的寒风迫使她不停地抖动着,似乎有意催使她下坠。小雨更是愈加的小心,她怕哪个踉跄就会断送了她的小命。然而,风却越挂越大,那骤至的狂风也带来的乌云,遮蔽了日光,大山一时间陷入了一片乌蒙蒙中。小雨抓住了她上方的一棵枯枝,狂风已经使她摇曳,她有些站不稳了。她惴惴地望了望下面的山谷,突然间,山谷里出现了一张血盆大口,吐出了一块巨大的岩石,那岩石直冲着小雨飞去,它分明是想把小雨击落,然后落入那张贪婪的口中。狂风也在周围造势,仿佛在欢呼着什么胜利似的。

然而小雨知道,这风不是大山里的风,那张血盆大口也不过是她所逃离的城市派出的一条狗罢了——她是不会顺从那些狗一样的奴仆的!她看着那块大石向她飞去,可她觉得一拳就能打碎它,因为在那穷凶极恶的面孔下面,不过是一堆泡沫——一堆毫无力量的虚伪的渣滓,又有什么好畏惧的呢?

然而那块大石却在中途改变了方向,她并没有击中小雨,而是击碎了小雨脚下的路。她觉得脚下一空——然而她并没有坠落下去,因为她抓住了那棵枯枝——那棵救命稻草终于使她躲过了一劫。可此时风又呼啸了起来,吹得她在风中剧烈的摇摆着,像一个钟摆一样。这时侯空中飞来许多石头,那是被狂风搬运来的,是毫不留情地打向小雨的。

为什么要如此地逼迫她?小雨也一个生命,为什么非得把她推到深渊里去……对了,那些打人的,还有吞人的,本就不是一些生命,又怎会去管有情与无情呢?

小雨终究被击落了。她沿着陡峭的山坡,滚向山谷底部,她在天旋地转中仿佛觉得一切都是一场梦。她终于滚到了谷底,一动不动,死了一般。

然而她还有感觉,她只是强烈地感觉到——想要醒来……

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发现她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屋里没有一个人。她想坐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觉得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量来支持她的这种想法。

过了一会儿,她的母亲走了进来,看到小雨醒来嘴角便露出了笑意。然而小雨却依旧阴沉着脸。母亲告诉她那天她在客厅里睡着了,也许是受了风着了凉,第二天早晨她就发起了高烧,怎么叫都叫不醒。

可小雨丝毫听不进去她母亲的絮叨:

“妈妈,放了我吧!让我退学——去旅行写作,行吗?”

她的母亲听后,趴在她的床头又呜咽了起来:“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小雨闭上了眼睛,丝毫不去理会她的母亲。

她只是记起了刚才所做的梦,那个在大山里的梦,那样的美妙——那是她终生所追求的。她想,如果睡着了是否还能回到刚才的那个情境里?她这样想着,便又安闲地进入了梦乡。

“‘可能’问‘不可能’道:

‘你住在什么地方呢?’

它回答道:‘在那无能为力者的梦境里。’”

这就是小雨的心声,只不过她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当她醒来时,天早已经黑了下来。她坐起身来,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这山谷底部睡着了,而且睡了好一会儿了。

四周很沉寂,然而咳嗽声却打破了这种沉寂,她感冒了。

也许她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只要能获得自由,她连生命都可以付出。然而她的身体却不容她这么想。在这冬日的寒夜里,没有丝毫的风,她瑟缩地坐着,抬着头,望着漫天的星辰——今晚的天空格外的黑,星星格外的亮,仙女座与大猎户座互相凝眸着,仿佛一对痴情的爱人,仿佛是琼瑶的小说。

她总觉得在这样一个夜晚里,自己应该拾一些草木,生一个篝火,然后坐在篝火前想一些美好的事情。

她于是便这么做了,拖着有些虚弱的身体,她在山脚处寻到了一些干草与枯枝,然后把它们堆在了一起,用打火机生起了一团温暖的火焰。

她用手支着下巴,凝视着那团火焰——不仅感觉到了无比的温暖,而且使她心猿意马,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记得卖火柴的小女孩也是这样看着火苗吧。”她默默地自言自语,只是小女孩的火柴是越燃越少,而她的篝火却越来越旺。但是,在熊熊的火焰里,她也看到了许多东西:那是些幸福的往昔,她也看到了自己童年的片段,那时侯她很快乐,那时候她无忧无虑;然后是她上了学的情景,她依旧快乐着,因为那时候有很多小伙伴陪她嬉戏——童年里的那些伙伴,不知何时早已各奔东西了,想到这儿她默默地叹息起来;接着依旧是上学,火焰里突然出现了一间寂寞的教室——比这深山老林里都要静的教室,那就是小雨所在的班级,尖子班,大家都在拼命的学习,都奢想着三年后考上好大学,然后就能飞黄腾达了。可她从未这么想,她只是觉得自己的道路应该由自己来探索,对于她而言她只想追求一条道路,那就是成为像泰戈尔那样的作家——一个大地之子,一个追随真理的人。她也无时无刻不再这样做着,她喜欢用泰戈尔的口吻写一些诗,她喜欢在作文中赞美自然,论证着生死与宿命。然而才女一样的她作文却是学校里碰壁最多的。

“请写正规文!”

这是她经常收到的评语。她知道她的考场作文是不上套路的,她不像别的学生那样会码材料,她从来不认同考场作文,她认为写考场作文是对文学的侮辱。当然她知道她的想法很偏激,但她还是渴望着,理直气壮地渴望着——她只要能发表一篇诗文,哪怕是一笔稿费,她就会拥有远走高飞的勇气,再也不必去理会这个世界。

然而热爱写作的她却从未得到过一笔稿费。

她呜咽了起来,她觉得现实对她太残酷了。她诚然知道没有人能随便成功,可是她依旧想哭,似乎只有眼泪才能宣泄她心中的苦闷。她决心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她一定要走完大山的路,然后写一篇游记——她相信这篇游记一定能获得成功。

然而成功究竟是什么样子,她从未想过,即使再最伤心的时候她也从未拿那种幻想来欺骗自己。同样她也从未在乎过稿费,她从未指望着靠写作发财,她只是觉得只有那些微不足道的钱才能够证明自己——那些她曾经被她鄙夷的东西,却能证明她走上的那条路是有前途的。

“让那些选择了他们自己的焰火丝丝的世界里的,就生活在那里吧。

我的心渴望着您的繁星,我的上帝。”

诗是个体对世界做出反应的一种。那么徒步旅行,也是一种反应吧……小雨坐在篝火前,火焰映红了她苍白的脸。

渐渐的过了很久,她似乎是睡着了。只有那团篝火一直在默默地守候着,在黑暗里,火的爱仿佛超越了整个世界。

可是就在这个时侯,风却刮了起来,它一把熄灭了这热情的火焰,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去了。只剩下了小雨一个人,在这片冷寂的黑暗中,幸福地安眠着。

又过了很久,到了天快亮了的时候,小雨突然醒来了——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她眯着眼睛,警觉地观察着四周。她宁可希望刚刚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如果不是错觉的话,她但愿来的哪怕是一个山人,而不是只野兽……然而,不幸的是,就在她前方的不远处,她看到了一对恶狠狠的绿色的眼睛,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猫的眼睛……

那头恶狼从远处直扑过来,小雨被吓怔了。只见那双绿色的眼睛越逼越近,小雨才突然想到自己还带着一把水果刀。当她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抽出刀时,狼已经扑到了她的背上。小雨拼命地反抗着,她知道那条狼不会咬她——它只会咬断人的喉管!

小雨慌忙地站了起来,她想跑,她以为能摆脱那条狼的纠缠,可是那条狼死死地扑在她的肩膀上,爪子狠狠地勾着她的胳膊,张着血盆大口,咆哮着,只要再往上扑一点儿,就可以咬到小雨的喉咙。小雨觉得疼痛,用那只没拿刀的手向后乱抓,她抓到了一把狼毛,便立刻拼命地往下扥——只听到那条狼惨叫了一声,从小雨的背上摔了下来。它仰面朝天,正好露出了它最脆弱的地方——喉咙,它本想反扑,想要咬掉小雨的手,然而小雨慌乱地比划着刀子,弄得它也无从下手。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来不及想三七二十一了。突然,小雨的刀正好扎到了狼的脖子上,而狼竟然没有丝毫的防备,只听见几声更凄惨的短叫,那只狼抖动了几下……然后就一动不动,死了。

小雨瘫坐在地上,看着那条死狼,它的眼睛还炯炯有神——她吓得赶忙拽起背包,撒腿逃跑了。在拼命地跑了不知多久后,她突然觉得四肢无力,瘫软在了地上,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胳膊正不断地渗着血液,而且血已经淌了一道了——那时刚刚被狼的爪子给抓破的。她意识到自己受伤了,然而就在这时她也因为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

“这种急症多是因为心神不宁引起的,调理几天就好了……”一些琐碎的声音在小雨的身边吵闹着。

当小雨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刚刚自己只不过是在梦中,怎么真的到了医院里?”此时她的思维还很清醒,她默默地想着。这时候她感觉到全身都很麻木,梦里面的伤痛似乎移植到了现在的身体上,而且现在的自己要比梦里面还要虚弱。

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来告诉小雨。小雨只是看到父亲此时正躺在她的身上,他的烟和打火机还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小雨把父亲给弄醒了。父亲看到小雨醒来,一脸惊喜。

看到父亲的表情,小雨却有些迟钝了,她忘记了刚刚想要问的事情,只是单记住了这么一句话:“爸……让我退学写作吧……”对于她,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小雨的父亲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抚了抚小雨的额头。

“……安心地休息几天把。”又是扔下了一句话,他就从病房里走了出去,连烟都没有拿走。

小雨真的被打入绝望中了。她只是想哭,却觉得早已没有了眼泪。她踌躇了许久,决定再次进入梦境之中,虽然她知道等待她的只有死的结局。

小雨并没有带纱布,她只是撕掉了自己内衣上的一个衣袖,把它紧紧地勒在肩膀上,包扎住了伤口。然后又继续蹒跚地走着。

“太阳横过西方的海面,对着东方,致他最后的敬礼。”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持着那颗槁木死灰般的心。

只是在太阳就要落山时,她突然间看到了一条公路。虽然意识已经有一些模糊,但她能感觉到:那不是海市蜃楼。

她瘫坐在公路的边缘,倚在一块石头旁,不知是累了,还是想看看这里的夕阳,但只是听着她的呼吸——那呼吸带着些微微的颤抖。此时,绯红色的余烬,像是血一样的颜色扑在她的身上。

她默默地听着一辆货车轰鸣而过,没有丝毫地反应。她已经毫无了气力,哪怕是叫一声,好让司机注意到这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女孩。她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身后的那块石头,身体坚硬,怕是不久就要僵化了——或许她的梦幻旅行将要就此结束。

当太阳掩下自己最后一点光明时,天地骤然昏暗起来。冥冥之中,小雨听到远方传来了一阵巨大的鸣笛声。

“也许,我能搭他的车……”

小雨想着,便挪动着身体想要到马路中间去。四周很静,只能听见闷闷的引擎声,但小雨似乎什么都没听到,只是一心想着要挪到马路中间去。

她拼上了所有的力量,只听到一阵巨大的鸣笛的声响,小雨没理会它,举起了自己的手,招致着那个她梦中的那辆车,仿佛一个虔诚的信徒迎接着上帝。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阵刺耳刹车,小雨被一辆大货车地撞飞,顿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个生命戛然而止。

这场梦终于结束了。小雨没有死在山里,没有死于狼口,也没死在虚弱的折磨下。但是,当她真诚地把生命托付给他人时,她没有想到自己竟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她死在了自己同类的手中,她不愿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她醒来,她也不愿相信这会是真的……

“它不是假的!”

深夜里,只能听见小雨身边的仪器越来越微弱的叫声——在这间病房里只有一张床,此时也只有小雨一个人。

她半睁着有些凹陷的眼睛——她已经五天五夜没有睡觉了。

她并不是不想入睡,只是不敢——梦中的她已经死了,她再也不敢去面对那个梦的世界,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梦。

她只是静静地躺着,她并不知道外面父母正在惶急着、奔走着。此时的他们流尽了眼泪、说尽了好话,就是想要留住小雨,可就连这里最好的医生也不知道小雨究竟得了什么病。但小雨似乎并不在乎这一切,她静静地感觉着自己微弱的呼吸,只是觉得这几天一直这样混混沌沌,她似乎很久都没有思考过什么了。

“那么,它一定不是假的!”她想起的依旧是这句绝望的话。

不知是哪儿来的力量,她突然坐起身来。望着柜子上的打火机和空烟盒,那一定是父亲留下的,还有那本她最爱的泰戈尔的诗集,她捧起它来翻了翻,哗哗的声响顿时让她感觉很是欣慰。

她突然想起了大山里的生活,那时候也是夜晚,自己的身体也有些虚弱,但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好像有一丛篝火可以取暖。“记得那团篝火好温暖啊!”小雨想着,一种莫名的冲动使她拿起了打火机点燃了整个书本。

诗集燃烧起来,她的眼里仿佛也撩动着火焰。她又抬头望了望玻璃窗,大猎户星座正挂在天边,就仿佛那个夜晚,还有火光——玻璃中反射出诗集的火光,那道光渐渐的升高,渐渐的变亮,小雨突然认出来——那不就是那天夜里的那从篝火么!

小雨再也忍不住了,她站起身来,倾着身子向那片幻象扑去——她知道那是假的,但她却还是扑去,直到她发现一道玻璃挡住了她的路,突然间她愤怒起来,她咬着牙拉开了玻璃窗——她本以为那道光会就此消失掉,但是那道光却依旧挂在天空中。

“它不是假的!”小雨大喊着。她突然冲出了窗外,她想要飞向那个她所向往的世界。

“它真得不是假的……”她只是觉得身体重重的一震,胸口像被撕开了一样疼痛。她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此时她已经被呛得喘不上气来——直到那些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时,她的眼珠也永远地定格住了。

她真真正正地死了……但愿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这只不过是个梦,而那个属于她的世界,就是大山中的那片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