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空间已关,有事请烧纸

原因不想说,总之是搬家了,具体搬到哪儿,不太清楚

因为自己不太喜欢无聊的qq空间,我的新家要比这里清净些。另外,qq空间的文章不能被搜索引擎收录也是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的原因。

 

因为一直都在用腾讯TM,所以我从来都是手动才能查到空间的最新动态。以后自己会放弃这个习惯,所以您的留言我也许看不到。另外也不想有事没事儿就挂qq了。如果您有事,可以给我的126邮箱发邮件,发贺卡也可以,我的邮箱常开,您也可以去我百度的重装机兵专题博客。

总之,就这样吧。

网中的生活

网中的生活

雷灵

 

小时候特别害怕蜘蛛,因为蜘蛛长得太吓人,毛绒绒的,还有八条腿,我总是怕它蜇我。当时家里的胡同里有五六个蜘蛛网,我每次从那里经过都担心蜘蛛从网上掉下来。然而我从没做过噩梦,从没担心蜘蛛会无端地出现在我的身边,因为我知道它们只在蛛网里活动。

一直生活在网里不会感到无聊么?对于那种每天都有吃食的生活,蜘蛛一直很满足,偶尔会换一换蛛网的位置,但是终究离不开那张大网。

现在看来,其实我也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网中。我们对生活撒出一张又一张大网,本想捞到很多东西,却不知自己也被套在网子里面。我有一个办网站的朋友,总想靠着网络发小财,到最后一笔没赚到,还赔了不少。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他能把办网站的经力用来做一份兼职零工,或许他早就得到收益了。

他是被网络这个大网套住了,我也被人情的网套住,如果我当初把帮他的精力用在写稿子上,也许我早就得到几笔稿费呢。可是生活就是这样,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人们都觉得成功很容易,只不过没投入精力而已,却又有那么多的人忙着在网络上交往,忙着在微博里抒情,或者索性去偷菜……心想自己与这类人脱不了干系,自己何尝不想忙些正事儿?实在是舍不得农场,还有网上的一大堆朋友。有时候想,人真是比蜘蛛幸福,可以同时站在几张网上。但是,我的博客的确没有几个人光顾;网上的朋友又只是些数据而已,闹几次病毒就散伙了;至于那个农场,无论怎么苦心经营,买菜买饭还是得掏自己的腰包。旁人看来,这就是闲的,就是无聊。

可是,就是无聊呀!没正事儿干无聊,有了正事儿也无聊。父母那么大年岁了,还是在店里面忙来忙去的,他们总是怕我长大没钱花,挣钱的冲劲儿拉都拉不住。他们说上大学花钱,于是我把一双鞋穿了四年,为了证明并不是所有的教育投资都烧钱;他们说娶媳妇要钱,我说我连自己都养不起,还不如搞单身;他们说买房子要钱,于是我说那就更容易喽,既然不成家,买个卫生间加厨房足够了。可他们还是在挣钱,他们说如果我有一天突然改变主意,这些钱留着应急用。他们就因此挣呀挣呀,嘴上说因为忙才充实,其实那就是无聊的生活充斥着干不完的事情,每日起早贪黑,省吃俭用,年复一年,出了几十年苦大力。可是不无聊不行呀,不无聊就没有饭吃。逢年过节时,他们跟我一样,坐到电视前就不愿意挪地方,倒在床上一睡就是一天。之后呢,就像是一个充满电的马达,继续着拼命挣钱的使命。我正是看到他们的经历才由于是否成家,心想成家真累,我可不想被老婆孩子的网套住,还不如去忙些事业,可是自己倘被事业的网套住了,恐怕一辈子也体会不到避风港的温馨了。生活可真是个矛盾的结晶体。

回想自己泡在网上玩农场,无非是在无聊的时候消遣时间,又有什么错?现在自己不玩农场,改用别的方式消遣时光,貌似也没有什么错,谁都有无聊的时候。父母打算在我上大学以后推掉这份辛苦的买卖,可是父亲依旧要到外地谋生,母亲还想跟别人合伙开店,她闲不下来呀,我想:这真是“天涯海角各自飞”,却又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从高中的网里逃出来,又被大学的网套住,即便是读技校,也没能离开教育这个大网。父母从我的网里挣脱出来,却逃不开金钱这张大网——吃喝拉撒睡,哪里不用钱呢?我们谁又能逃脱金钱这张大网呢?回忆起那个办网站的朋友,我的心里面倒是平衡了些。天下人都是苦命人,都要被那么多的网套着,就像被五马分尸。在漫漫的路上,我们还会空虚,还会无聊,还会恋爱呢,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张不是躲不开的大网?一张张网,层层叠叠,像蛛丝一样裹呀裹,一层又一层,最后成了一口棺椁。

唉……人生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却被我说成了茶几上的杯具,一定是哪张悲观的网套正在套着我。还是动物无忧无虑呀,同样活在网上,蜘蛛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美食,而我们的网上,悲剧总是大于喜剧。想开一些最好,如果想不开就太痛苦了,既然终究都是被套住的命运,还不如换一张舒服的网,我把我刚才的怨念写在纸上,寄给了杂志社,希求着得到一笔稿费,被希望套住总比被悲观套住好些。至于读者,不知你正在被哪些网套着,不知你是否找到怡心的网了呢?如果没有,如果纷扰太多,那就放一把火烧了它吧,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有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生大路一百年,你究竟走了多少?不要让一张网蒙蔽了你的心灵。

 

鱼缸里的幸福生活 舒婷

鱼缸里的幸福生活——舒婷
无论人在哪一种鱼缸里(上帝眼里,地球兴许就是一个巨大的鱼缸哩),家庭的,办公室的,社会的,使他们有别于慵懒金鱼的,是创造性劳动。
刚走近玻璃鱼缸,四尾蠢头蠢脑的肥鱼立刻激动起来,几将半个脑袋跃出水面,呆滞的凸眼渴望着,吧唧吧唧张大嘴巴,等待投食。这就是金鱼每天一次短暂的幸福时光。如果能学气功或坐禅,清心寡欲的鱼们肯定进展神速,说不定很快练出两条秀腿来,半夜爬出鱼缸,私自打开冰箱取冷冻红虫当宵夜;或日久暗生情愫,插上电饭锅,替王老五煲粥做早餐呢。
鱼在没有摆脱尾巴之前,只是清水里没有观众的舞娘,在最狭小的舞台里。
给予它们欢乐大餐的是我,我很愿意多喂几次,唯恐它们消受不起。鱼的智慧里完全没有“节制”两个字,鱼为食亡,它们是及时行乐的饕餮之徒,“宁愿胀而死,不愿饿着活”。其他萧条时光,鱼们吧唧吧唧百般求我,直到耳裂嘴酸,确认无饵可啖,就消沉水底,恨恨与我对峙。透过变形的玻璃缸,鱼鄙夷穿着宽大睡袍的我,认为不过是一条更大的鱼,能在没有水的空间游动罢了,色泽既不够鲜艳,还瘦得不成鱼形。
半年以来,我不是在病房小小白瓷砖鱼缸,就是在家里这个略大的水泥鱼缸徜徉。先是急性甲肝,发作凶猛,十来天水米不进。别人一星期就红光满面出院继续大吃大喝,我在医院竟缠绵一个月,成了好几拨新病人的义务指导。中医号脉,说我气血两虚脾湿肝淤胃肠冷热不和。西医频频抽血,查出我有中度贫血(7,3克)低血压(90/54)低血糖,而蛋白指数之低连医生都奇怪,问我怎么落到如此营养不良的地步。我坦白相告:稿费太低呀。其实我平曰只喜青菜豆腐,不大碰肉也不嗜鱼,比较热爱的是螃蟹。甲肝正是毛蟹惹的祸。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出院以后嘱咐休息三个月,带虫眼的肝才能修补好。被丈夫强迫吃猪肝喝牛奶吞五颜六色药片儿,这是第一劫。
两个月后一个梅雨天,团团坐着吃午饭,老房子的水泥屋板忽然脱落一块浮雕,不偏不倚砸在我的脑袋上,顿时原本已拮据的鲜血又汩泪流出许多,湿透三件衣服。幸亏医院很近。自己捂着脑袋奔向医院,扒出泥片碎片,马马虎虎缝了四针。拆线以后,伤口并不合拢,零星灰粒儿不断顶出血痂,像记忆里浮泛的旧尘。因为剃光了极难看的一块头皮,这就有了理由整天去挑选假发过把癮,可惜头发长得太快,不等拿定主意已痛失良机,这是第二劫。
预防脑袋伤口感染的抗生素吃完没几天,夜里肚子剧痛,再次入院切腹做手术。麻药不到位,捆绑在手术床上欲死不能的我,后悔没在手术之前就近找个宗教信一信,此时就可以呼天求神接应。伤口倒是缝得极为高明,几乎看不出来,医生很开心。让我买件比基尼泳衣。好啊,不知有没有长袖的卖?把瘪瘪的肚子露出去,把瘦兮兮的臂膀遮起来,这是第三劫。
贯穿这三劫的是逐日发展巩固阵地的荨麻疹,据说是肝的怠工,排毒功能不畅。无论打针外敷,吃西药中药藏药蒙药,它都决无撤退的迹象,比第三者插足更缠人。我的饮食不幸又添许多禁忌,跟火气热毒有关的东西通通封杀,海鲜自是第一戒。其他如时鲜荔枝芒果,如饼干巧克力,更不用说烟酒(本来是不沾边的,现在很想试试以毒攻毒呢)。于是我又重归青菜豆腐岁月,只是药片儿减了几样添了几种而已。
养病养伤养精养生。体力越养越不济,倒把多年被克制的懒虫养成盘曲毒蛇。书房绝步不进,电脑蒙着脸,杂志堆叠,信件杂陈;相依为命的书也不看了,朋友既不来往,亲戚亦不走动,会议通知连拆都懒。每曰里,就是捏着遥控器,蜷在沙发上,翻阅电视连续剧和进口影碟,百无聊赖呀百无聊赖。
家人呼开饭,这是晚餐。人类较鱼优越,每曰三顿,另有名目繁多的休闲食品犒赏自己(可惜我没份)。也许如此,吧唧吧唧起来,便不那么欢欣鼓舞。
金鱼是否满足鱼缸里的幸福生活?
我问鱼,鱼问我。不由得悚然惊骇。
无论人在哪一种鱼缸里(上帝眼里,地球兴许就是一个巨大的鱼缸哩),家庭的,办公室的,社会的,使他们有别于慵懒金鱼的,是创造性劳动。为家庭,为他人,为社会所付出的,哪怕最微小却是最努力的贡献,这正是人的生存价值和尊严。我不敢引申到周围那些四十五岁退休或更年轻就下岗的人,大多数是妇女,困守家中并非她们的意愿,完全迫于无奈。她们每天要做的事屈指可数而且千篇一律,可能期待的欢乐十分有限,尤其是当唯一的孩子离家读书或工作之后。接下去漫长的三十到四十年,她们将如何挨过?“义工”这个词对她们还相当陌生,要等经济更发达稳定,人的创造价值不再仅仅等同物质报酬,那时的义务劳动才会成为自觉的精神需求,而不是被抵触被敷衍的政治口号。
难道我已经退休或下岗了吗?即使我是,我甘愿就此放弃精神活动,放弃我的写作和梦想,心安理得做一条病恹恹的老鱼?
我回到书房,打开电脑,手边是电话、信件和报纸杂志,是朋友的呼唤、读者的期望和纷纭的信息。于是我知道了什么叫“如鱼得水”。
金鱼对我进行教育以后,不免忘形地摇曳,像一盆活动的水养鲜花。

“描写”与“意识流”感想

个人的感想,分享一下。

 

描写:

1、去掉不必要的关联词,许多句子带上它们会显得拖沓,没有它们也能表意明确。

2、不要让“也许”和“或许”充斥在你的文段中,更不要用在小说里,这样会使你的作品十分做作。

3、记得校订,而不是进行单个句子的修改,许多语句只有放在整个文段中,你才能发现其中的瑕疵。

4、“深奥”不是刻意装出来的,有时侯因为客观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深奥”,更多的时候“深奥”只是为了烘托出一种气氛,或者是进行一些心理暗示。

5、要时刻注意创作的虚构性。不要让风靡于网络上的口语和身边的“骂口”充斥在文章中,这的确很真实、很“生活”,但你要明白,你是一个创作者,你创作的东西必须是生活的精华,并且高于生活,给人以启迪。否则你只不过是一个记流水帐的。

6、读一些外国名著,有条件的最好用对应的语言读原著,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贬低我们的汉语言文化,而是让你明白“即使没有优美的汉语文,依旧存在经典”其中的功夫才是最耐人寻味的。

7、用最简洁的文字表意。当你用百十余字、用各种成语以及修辞完成一段描写,并为此沾沾自喜时,你却不知大师只需要抓住一两个特征,稍稍地点上几笔,就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意识流:

1、你不需要明白意识流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必刻意地追求,你只需要把思考的轨迹转化成文学的语言即可,这应该是最自然的流动了。

2、我熟知两种文学:一种是横向的,它把大网撒向整个社会,用各色各样的生活打动你;另一种是纵向的,仿佛蠕洞中射出的宇宙射线,无论有多么深的隔膜、多么远的距离,都能直达你的内心深处。

3、意识可以自由奔驰,但你的思考不能离开这个社会。

4、自怨自艾并不能称得上“意识流”,除非你的抱怨引起了社会的共鸣。

5、联想与回忆,似乎成了意识流的套子。但我相信,只要你胆大心细,意识流不止如此。

6、不要轻易地称自己创作的东西为意识流,或许你可以借用一下意识流的创作方法,你也用意识流为基点,创造一些为你所用的东西。

 

 

后记:

1、要时刻明白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名写作者,在一定程度上你并没有凌驾于大众之上的地位,人人都会思考,只不过你想得多一些、杂一些,并且懂得如何用文字表述你的思考罢了。所以,不要因为会写几个字,就用俯视的眼光看待这个社会。

2、要为读者负责。你所做的不是在读者面前秀你的写作技巧,更不是靠一些冠冕堂皇的文段取悦读者,以达到炒作自己名气的目的。你应该做的无非是化身生活中平凡的一员,将你的所见、所感转化成朴实的文段,送给你的读者而已。

 

http://www.rongshuxia.com/book/5210724.html?pkey=166fb33cb35a4e073037ed5e320ce048 雷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