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好吧,我妥协!

你们不喜欢晦涩的东西,所以我开始学习多用口语;

你们不喜欢冗长冗长的描写,所以我已经把段落分开,尽量把一整段大描写分成支离破碎的篇章;

你们喜欢快餐式阅读,我也把小说写成了“快餐”的样子,每一片只有1000余字,这总行了吧……

我可以适应现在没有品位的主流阅读群体,我可以适应一切商业话的潜规则!

可是,我要告诉你们,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一个纯写作者的尊严,我会用你们喜欢的方式,侮辱你们,为你们展现你们的病态,曝晒你们的无知!因为那是我的作品,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疑似宝塔诗】死

 

金 银 龙 炎

众 侯 穆 素

香 炉 盘 供

上 拜 吊 叩

 

开光 上路 孝子 磕头

悼词 白花 裱纸 飞化

灵柩 入殡 纸钱撒 泣声下

 

车十辆 浩荡荡 殡仪馆 挽歌传

大馆小馆 大炉小炉 瞻仰 遗容 抽 塌 惨 睹

高级盒 贵宾取灰处 大骨 小骨 灰 烬…… 神福?

 

灵台 遗像 烧纸 捡钱吧!

你上路吧!去九泉吧!上天堂吧!赐遗福吧……

 

礼毕谢宴 亲人上山 墓地两万 三尺高 两尺宽

封盖遮光 烧遗物焚香 收工回家 说永别吧 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过多久了? 人早散了! 这夜深了! 你出来吧!

那边有床吗? 有热粥吃吗? 你受苦了! 我来陪陪你吧!

《失落的文明》小摘

上镇在绿树围障着的小空地里,只有几节车厢,住着几十户人家。穿过东面的几棵小树,是山崖一样的地方,能够鸟瞰广袤的大地。听者,即使你喜欢登高远眺,也要当心那边的山崖——也就是被炸毁的桥头,那里不知被风化了多少年,总是有岩石脱落。若是为了看美景而搭上性命,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何况那里本没有什么美景——你看那一条小路,从远处延伸过来,周围全是低矮的山岭,沙暴不停地滚动着,好似有千军万马经过,却不见人也不见马,待到白烟散尽,只剩下黄土荒路、枯山痩脊、残崖断岭,还有远处蒙着灰的天空,升起些许狼烟,被风吹散。听者,也许我该为你找一间遮挡风寒的大衣,你有没有听到我对你的讲述,被狂风抛下山崖,撕扯成只言片语,在空中回响徘徊?山崖下面传来“沙沙沙”的声音,那是碎石脱落时的声响,不知是尘埃落定还是叶落归根……风声渐大,遮蔽了一切,吹得人心中发凉……